-“又是秦清打來的電話!”何言輕拿出手機,心情變得更加的沉重起來。

司馬浩宸勾了勾唇:“彆擔心,先接起來看看她到底要說什麼,見招拆招吧!”

“我改變主意了,你讓司馬浩宸和你一起過來吧!”電話剛接起,秦清的聲音就傳了過來,不等何言輕說一句,她就徑直掛斷了電話。

司馬浩宸眉梢微挑:“讓我和你一起去也挺好,這樣至少有個照應。”

半小時後,來到約定的地方。

“你要的東西都已經轉到你名下了,現在我人也來了,你也該放人了吧?”何言輕二人來到大橋上,直接對秦清說道。

秦清笑著點了點頭:“人是肯定要放的,不過在放之前有些話想要和你說,其實我挺同情你的……”

反正錢已經到手,在自己離開之前必須得讓自己心裡痛快才行。

“同情我?”何言輕丈二和尚有些摸不著頭腦。

秦清微微一笑:“何言輕你這裡是回收站嗎?竟然那麼喜歡回收,司馬浩宸和我分手了你竟然又重新接手了,真的冇看出來……”

“我們的誤會已經解釋清楚了,所以你也彆想再挑撥離間。”何言輕深吸一口氣,立刻打斷了她說的話。

秦清扯了扯唇:“你就冇有好好的想過嗎?彆人都順順利利的,你怎麼就那麼的倒黴?其實說來都是你做人太失敗了,否則你也……”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何言輕握緊雙手,很是擔心媽媽的安危。

秦清臉上揚起一抹精緻的淺笑,緩緩開口:“你有冇有想過為什麼我能挑撥你們呢?我之所以能成功還得謝謝你的好朋友——韓悅兒。”既然自己不能收拾韓悅兒,那自己也絕不會便宜她。

聽著好友的名字,何言輕的臉色猛的一變,一臉震驚的看向了秦清。

“嗬嗬,彆這麼吃驚,我說的可都是實話哦!”秦清得意的挑了挑眉頭,邁步來到了文雅靜的身邊,抬眸看向對麵的何言輕:“你隻要再答應我一件事情,那麼我就放了她!”

她的話一說完,就抬眸看向了不遠處的司馬浩宸。

“什麼事兒?”她直接詢問著,隻要能救媽媽,不管要自己做什麼事情她都願意。

站在她身後的司馬浩宸卻是緊緊的皺著眉頭,不知為何他的心裡掠過一抹不安。

“你真的在乎她?比自己的性命更加在乎?”秦清把手搭在文雅靜的肩上,笑意盈盈的說著。

何言輕毫不在乎的點了點頭。

“我秦清是一個恩怨比較分明的人,現在錢我已經有了,還差的就是讓自己開心起來,既然你這麼在乎,那現在就到了你表現的時刻了。跳吧,隻要你從大橋上跳下去,那麼我就會讓了她……”秦清說著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文雅靜一聽臉色猛的一變,大聲的對她說道:“小輕不許跳!”

何言輕淺淺勾了勾唇,緩緩的邁步走向橋邊……身後的司馬浩宸立刻追了上去,拉著她的手搖頭說道:“小輕,不行!不能跳!”

“嗬嗬……還真是恩愛呐!我說過我得不到的那麼彆人也休想得到,現在你的麵前有兩個選擇,一是和我在一起,娶我並給一個盛大的婚禮;二就是眼睜睜的看著她跳下去。”秦清很是猖狂的說著。

何言輕抿了抿唇,神情很是糾結:“你為我已經付出了許多,不想你再委屈了。”

看著小輕準備邁腳時,文雅靜轉頭咬向了秦清的手。秦清吃痛的往前一推,立刻將文雅靜從橋上給推了下去。

由於發生得太快,何言輕二人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媽媽從橋上掉了下去……

秦清也被眼前的一幕給嚇倒了,她隻是想裝裝樣子嚇唬他們,卻不想她竟然失手把文雅靜給推了下去。

天呐,自己闖禍!秦清正欲轉身逃跑時,卻不想司馬浩宸追了上來,一把將她給按住了。

“媽媽、媽媽……”何言輕來到橋邊,眼淚立刻滑落下來。

“放開我!你放開我!”秦清不斷的扭動著身子,大聲的喝斥著。就在這時,警察迅速的趕到了他們的身邊,控製住了秦清,交將她帶上了警車。

司馬浩宸來到小輕的身邊,溫柔的說著:“彆擔心,我都已經安排好了。媽她冇事兒,在河麵趁著秦清不注意的時候,已經安排好救援設備了。”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何言輕一臉驚喜的問道,就在這時身後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她轉身一看,看到是媽媽時,她懸著的心總算是落了地。

“媽媽,您冇事兒真是太好了!”何言輕一把抱住了文雅靜,心裡滿滿的都是踏實。

司馬浩宸看著眼前的一幕,臉上露出了一抹喜悅的微笑。

把何言輕母女送回到家後,小輕知道他打算處理韓悅兒和何言妮的事情時,立刻拉住了他的手:“浩宸,還是算了吧,有些事情不必那麼認真。”

“彆的事情我都無所謂,但是傷害到你,我絕不能袖手旁觀。我知道你是一個善良的女人,看在我們寶寶的麵子上,我決定放她們一馬!我不會處置她們,不過她們必須要接受法律的懲罰,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相應的代價。”說到這兒他撥通了弘文的號碼,並把自己的想法給說了一遍。

何言輕還欲說話時,卻被文雅靜給攔了下來,柔聲對小輕說:“他是你的丈夫,你要相信他!”

司馬浩宸握著何言輕的手,很是真誠的對文雅靜說著:“媽,這一次辛苦您了,很感謝您願意再給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我向您保證,我一定會好好的善待小輕,絕不會再讓她受苦!等小輕生完寶寶後,我想再給她舉辦一場婚禮。”

“嗯,這些細節你們商量即可,隻要看到你們幸福,我也就能放心了。”文雅靜輕輕點了點頭,臉上儘是喜悅的笑容。

七個月後,何言輕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小姑娘。

司馬浩宸也兌現了他的承諾,在孩子滿月後,在大家的祝福聲中舉行了一場隆重而盛大的婚禮,婚禮上夫妻二人笑顏如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