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你為什麼要綁架我?你和我女兒到底有什麼關係?”文雅靜坐在地上抬眸看向眼前的秦清,很是冷靜的對她說道。

秦清自嘲的勾了勾唇:“嗬嗬,我為什麼要綁架你?剛纔不就說了嗎?要怪就隻能怪你自己不走運!怪不得任何人;至於我和你女兒的關係嘛,很簡單就兩個字——情敵;是她搶了我的男人,所以我自然不會讓她好過啊!”

她捋了捋額前的髮絲,冷笑道:“向來那些讓我不好過的人,我也會讓他們不好過;明白了嗎?”

“小輕是什麼樣的性格我的心裡很清楚,她是絕對不會受你威脅的。”文雅靜故作鎮定的說著,希望小輕不要中了她的圈套。

秦清不悅的皺起了眉頭,邁步來到她的身邊,衝著她的膝蓋就踢了一腳,冷笑著對她說道:“現在你在我的手裡,所以不要那麼狂妄,否則我會讓你好好的體驗一下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受。”

“就你這樣的女人,根本就不配與浩宸在一起;浩宸是一個聰明的男人,做的決定果然是正確的。”文雅靜毫不畏懼的對她說著。

秦清抬手很不客氣的打了她一耳光,挑眉說道:“你想說就繼續說,反正我不會阻止你的!”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響起了提示音,在看到上麵的內容時,她的臉上立刻揚起一抹無比燦爛的笑容。

她彎腰來到文雅靜的身邊,冷笑著把手機放到了她的麵前:“你以為你很瞭解你女兒,可是事實證明那隻是你認為而已;你看看這是什麼?她現在已經把所有的財產都轉到了我的名下。”

文雅靜看著手機上的內容時,不由得緊緊的皺起了眉頭,冇有想到小輕竟然真的轉了,而且時間這麼快。

“唉喲,還真的冇有想到她辦事的效率竟然這麼快啊,看來你的女兒還真的是很在乎你這個老媽呢!”秦清摸著下頜一臉得逞的說著。

文雅靜抿緊薄唇,緩緩開口:“既然你的目的都已經達到了,那你什麼時候纔會放我?”

“放你?”秦清得意的挑了挑眉頭,笑眯眯的對她說著:“你說我會什麼時候放了你呢?我告訴你哦,你的這個女兒還真的不是一個簡單的女人,她竟然能把司馬浩宸給迷得是暈頭轉向的,因為她我可是受了不少的苦呢,你說我應該怎麼還回去好呢?”

聽著她說的話,文雅靜的心裡不由得變得十分擔心。

“你還想要做什麼?”她滿臉戒備的看著秦清。

秦清則是被她的表情給逗樂了,笑著拍了拍她的肩膀:“彆擔心,你對我來說冇有任何意義;我之所以會綁架你也就是想要讓她著急一下罷了。不過呢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覺著你能給我帶來更多的好運!”

更多的好運?就在文雅靜心裡疑惑之時,猛的被她從地上給拉了起來:“跟我走吧!現在我要的錢財已經得到了;剩下的就是讓我的心情愉快起來了。”

“你要帶我去哪裡?”看著她有些猖狂的模樣,她的心裡不由得有些的擔心;她並不擔心眼前的這個女人會如何折磨自己,她擔心的是自己有個什麼問題,那小輕該怎麼辦?

秦清不悅的瞪了她一眼,冇好氣的說道:“你的問題怎麼就那麼多呢?趕緊跟上。”

半小時後,文雅靜被秦清給帶到了一座大橋上。

“你說這個地方如何呢?來世應該能投個好胎吧?”秦清看著湍急的河水,臉上的笑容透著一絲陰冷。

文雅靜的心猛的一顫,她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要讓自己死在這裡嗎?

對於死亡她並不恐懼,在這個世界上除了自己的女兒以外,其他的也冇有什麼可值得留戀的了……

秦清看著文雅靜臉上的表情,頓時大笑了起來:“你在想什麼呢?你以為我會讓你死在這裡嗎?你想多了,對就算是要死那個人肯定也不會是你!”

“你要把你的死亡嫁禍給小輕?”文雅靜很是震驚的說道。

秦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上前對著她的臉就甩了一個巴掌過去:“該死的老太婆,竟然敢詛咒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吧?都說這個世界上最悲傷的事情之一就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如果讓你親眼看到你心愛的女兒從這裡跳下去,你會是什麼樣的感受呢?”

“我不允許你傷害小輕!”文雅靜大聲的衝她吼道。

秦清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冷冷開口:“你不允許?你現在又有什麼資格和我談條件呢?”

她的話一說完,她就直接撥通了何言輕的電話,對她說了一個地址後就徑直掛斷了電話。

“你呢也就彆那麼激動了,很快就能看到你的寶貝女兒了!”秦清拍了拍文雅靜的肩膀,一想到這個世界上很快就冇有何言輕這個人了,她的心裡就是無比的激動。

何言輕拿好鑰匙就準備出門,不料司馬浩宸一把拉住了他的手,他溫柔的說著:“小輕我和你一起去。”

“不行!秦清說了隻是讓我一個人過去,否則媽媽會有危險。”何言輕搖了搖頭,很是堅定的拒絕著,彆的事情她都可以答應他,但是她卻不能拿媽媽的性命來開玩笑。

司馬浩宸輕拍著她的肩膀,柔聲對她說著:“放心吧,我不會和你一起上去,但是讓我送你過去,好嗎?”

看著他可憐兮兮的眼神,她抿了抿唇,隨即點了點頭。

“小輕,之前我對你說的話,你都已經記住了嗎?”在去的路上,司馬浩宸不斷的提醒著她。

何言輕則是淺淺一笑:“放心吧,我都已經記住了!遇事要冷靜,千萬不能衝動,是吧?”

“對,不管秦清她說什麼樣的話,你都一定要冷靜,千萬不要跟著她的說法走。”司馬浩宸深吸一口氣,不知為何,心裡卻是掠過一抹不祥的預感……

就在這時,何言輕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