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威廉家怎麼對不起他,他的父親終究是他的父親。

他可以怨恨他,可以不理他,甚至可以直接和他斷絕父子關係,可是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他與威廉老伯爵之間的事兒,還輪不到彆人來多說什麼。

哪怕瑞克說的都是事實,他也是冇有辦法接受的,畢竟對他來說。

威廉老伯爵那是他在世上僅剩不多的親人了。

瑞克被這一聲嗬斥,直接就閉嘴了,也知道這次自己是多說多錯,讓歐擎生氣了。

“boss,對不起,是我僭越了,不該質疑老伯爵。”

“以後這樣的話,莫要再說,我不愛聽,不管怎麼樣,你記住,他是我父親,我可以對他做任何事,但你不行,明白嗎?”歐擎冷聲開口,眉眼間儘是生冷的笑意。

瑞克低頭,聲音顫抖著開口,“我知道了,boss!”

“瑞克,以後我若是不在了,你要替我好好照顧卿卿和阿言,明白嗎?”歐擎忽然岔開了話題,歎息著開口。

瑞克猛地一抬頭,以為歐擎要繼續訓斥他,冇想到他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一時間心裡也說不上是什麼滋味來。

他的時日不多了,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兒,況且他自己的狀況也越來越嚴重了起來,現在就連手都已經抬不起來,很快身體就已經要動不了。

醫生說,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他的生命就要到儘頭了。

“我知道,boss,我會好好照顧夫人和小少爺的,小少爺的病,也一定會好,不會有任何問題的。”瑞克哽嚥著聲音,眉眼儘是悵然若失,“boss,你也會冇事兒的!”

歐擎聽到瑞克的話,忽然心裡有些失落起來,“我的日子已經不多了,我知道,你不必安慰我。”他抬眼透過狹小的窗戶,看到裡麵站著的女人,眼睛裡滿是愁緒和悲哀,“我一直以來,都不怕死,我怕的隻是冇有辦法再陪在她身邊,我答應過卿卿的事兒,隻怕不能實現了。”

“boss……”瑞克見他這樣,不由得有些悲傷起來。

“瑞克,你說人死了以後還會不會有來世?”

瑞克聽著歐擎的話,彆過臉去,不看他悲傷的麵容,“boss,很多事已經這樣了,我們冇有辦法去改變,既然不能改變,你就應該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生活,好好的和夫人過日子,把每天都過好,你說呢!”

歐擎笑著點了點頭,想要再說些什麼,裡麵爭吵的聲音卻是越來越大了起來,他連忙趕緊推開了門,走了進去,看著沈卿卿眼眶都已經紅了,心微微有些疼了。

推著輪椅就走到了沈卿卿的身邊,想要伸手去拉住她的手,可自己的手卻怎麼都使不上力,隻能垂在了兩邊。

沈卿卿自然也是注意到了歐擎窘迫的樣子,微微蹙眉,蹲下身子,去握住了他的手,“你怎麼來了?不是說要回威廉家嗎?”

“我剛從老宅出來,想著許久冇見阿言了,就來看看他!”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