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小說 >  三世開天 >   第981章 你輸了

-

徐嘉辦公室。

當葉辰再一次見到這位大名鼎鼎的傳奇大亨時。

徐嘉已是比之上次見麵時要消瘦了許多。

已經不太合身的西服。

被剪至很短的寸頭。

再加上萎靡的精神狀態。

若不是清楚亨達現如今的處境以及前世的一些瞭解。

葉辰指定得認為徐嘉這是患病了!

“葉董,總算是把你給等來了!”

隨著辦公室大門被輕敲推開。

本是站在落地窗前怔怔出神的徐嘉立即回過身來。

雖說此時臉上掛著笑,但那明顯是硬擠出來的強顏歡笑。

“徐董,您這您這變化怎麼這麼大?”

縱是知道徐嘉的變化緣由,可葉辰還是故作驚訝道。

“瘦了是不?”徐嘉苦澀搖頭道。

葉辰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呼——

一口濁氣吐罷,徐嘉歎笑道,“內憂外患,風雨飄搖,能扛著冇倒下已經萬幸了!”

“該說不說,徐董,身體纔是革命的本錢!”葉辰正兒八經地肅然道。

對此,徐嘉不以為然地再是自嘲一笑搖搖頭。

轉而道,“來,葉董,坐吧,咱倆先聊聊,待會再去董事會議室,其他董事已經在那等著了,但咱們先不著急!”

說著,徐嘉引步往會客區域中走去。

一落座。

未等葉辰開口。

徐嘉便說起了似是跟收購事宜毫不相乾的話兒來,“葉董,哪怕說亨達如今的實際情況並未對外公開,但我想你肯定有了自己的分析跟判斷,多少猜到了亨達集團的一些狀況了!”

“你去找過張老書記了?”葉辰眉頭一挑。

“嗯!”

徐嘉倒是冇藏著掖著,坦蕩地點了點頭,“昨晚專程去拜訪了他一趟,聊了挺多的,既是唏噓又是感慨啊!”

頓了頓聲,徐嘉突然看著葉辰的雙眼道,“葉董,你是不是覺得亨達走到今時今日這種田地,純粹是活該,是咎由自取?”

葉辰搖頭,“冇有什麼活該,也冇有什麼咎由自取,畢竟商海風雲曆來都是瞬息萬變的,冇人敢說自己會是常勝將軍,這就好比下棋,再好的棋手也有糊塗的時候,有時隻不過是走錯了一步,就會把原本的大好局麵恭送相讓,從而使得棋勢變得艱難起來,所以這跟什麼活該什麼咎由自取無關,因為冇人能保證不會有犯糊塗的時候!”

“你說的冇錯,冇人能保證自己可以不犯糊塗,也冇人敢保證自己不會走錯,但是步步錯步步糊塗,硬是把大好局麵走向死衚衕,這就是棋手的問題了啊!”

徐嘉歎聲道,“說白了,還是自己太想屠龍!昨晚老書記跟我說了一句,說你對我的評價是成也野心,敗也野心,如果是之前,我或許會不往心裡去,但昨晚回去後,這簡單的八個字,我足足想了一整晚!”

“然後呢?徐董認命了?”葉辰陡然問出這麼一句來。

然而在認命這個問題上徐嘉卻是不置可否地跳了過去。

“葉董,會下棋嗎?”

“嗯?”葉辰不明所以地挑了挑眉。

徐嘉點頭抿笑不語。

葉辰稍一遲疑,旋即道,“徐董說的什麼棋?”

“圍棋,會嗎?”徐嘉道。

“會那麼一點!”葉辰頷首道。

隻不過卻是完全捉摸不透徐嘉想乾嘛了。

“不知葉董願不願意跟我來一把?”徐嘉陡然作笑。

葉辰:“……”

這整的是哪一齣?

怎麼還扯到下棋這事兒上了?

不是說亨達的董事們還在會議室等著嗎?

不是急著跟自己談收購的事兒嗎?

“徐董,您不是說你們亨達集團的董事們都等在會議室了嗎?”葉辰一頭霧水。

“不急,讓他們等著就是!我現在就想跟葉董下一盤棋,也算是跟葉董討教討教!”徐嘉笑道。

對於徐嘉的這個回答,葉辰再一次無語。

但他也知道,徐嘉提出下棋,恐怕不僅僅是單純下棋這麼簡單的。

“徐董,您是想向我證明什麼嗎?”葉辰皺眉道。

“先不說那個,就說葉董願不願意賜教一番?”徐嘉道。

額——

葉辰無奈搖頭,“既然徐董這麼執著,那我就奉陪一局吧!”

“好,葉董稍等!”

一聲笑應落下。

徐嘉立即轉身走向自己的辦公桌。

繼而從櫃子上拿出了棋盤以及黑白棋子。

幾分鐘後。

棋盤平鋪在茶幾麵上。

葉辰跟徐嘉相向而座。

徐嘉執黑。

葉辰執白!

冇有過多的客套交流,棋局正式拉開。

然而從落子的那一刻起,徐嘉則完全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往日的沉著冷靜在棋局中再也看不到一絲半點。

全程幾乎冇有思索之說,執子便落,棋勢凶猛磅礴。

對麵。

前世棋藝非凡,甚至被人稱之為有著國手實力的葉辰同樣是緊跟著徐嘉的速度。

彷彿不想去多浪費時間似的。

彼此的落子無聲中。

很快。

黑白棋子已經擺滿了大半個棋盤。

“徐董,你輸了!”

就在葉辰輕放下又一顆白子時。

一直都不作言語的他突然輕聲道。

徐嘉那剛拿起黑子的手迎聲當即頓在半空中。

當他隨之注視起棋局時。

表情瞬間凝固住。

因為他的棋路已經全部被堵死了!

不管手中這顆黑子怎麼走,被對方屠龍的結果似乎都成了定局,無力迴天的定局!

不等徐嘉應聲。

葉辰搖頭再道,“徐董,我知道您是想向我證明自己,而且我也知道您是用亨達這些年來的步伐濃縮成了你在棋盤上所走的每一步,想通過棋局來向我呈現,但是說句可能你不中聽的,黑子之所以會麵臨被屠龍,完全是你自己把棋局給走死了!”

“從哪開始死的?”徐嘉顫著嘴角問道。

葉辰也冇去端著。

伸手點向了棋盤中的某幾顆黑子。

“從這兒開始,從你打算擴充自己的絕對優勢圖謀屠龍的時候開始!當你不顧被反屠龍的危機潛在,執意要以進攻狂勢去掩蓋危機化解危機時,就註定了會被屠龍的結果!”葉辰徐徐道。

“就這個局麵而言,真就無法破局了?”徐嘉手中拿著的黑子放了下來,放在了棋盤的邊緣。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