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絕!

聽到楊玄的話,李幽幽頓時愣住,正要說什麼,而這時,楊玄已經持劍殺了出去。

對楊玄而言,許多事情,可以做人留一線。

但許多事情,必須做絕。

你不做絕,就會為自己留下後患,他不懼報複,但是,難保這些人不會去報複楊族。

因為這些異教徒都是窮凶極惡之人,而對待這種人,就必須做絕。

強者為尊世界,仁慈心軟,成不了大事。

李幽幽看著遠處,遠處很快傳來了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而冇多久,數十名異教徒全部被斬殺,隻剩一名異教徒,這名異教徒是頭領,實力非常強大。

而且,是大宗師境。

異教徒頭領死死盯著不遠處的楊玄,眼中滿是忌憚,“你是何人。”

楊玄冇有任何廢話,直接朝前一衝,一劍刺出。

劍光一閃,瞬間殺至異教徒頭領麵前。

異教徒頭領眼瞳驟然一縮,退無可退,抬手一槍刺出。

嗤!

楊玄手中的青玄劍輕而易舉刺碎異教徒頭領的長槍,然後自其胸膛貫穿而過。

異教徒滿臉的難以置信,“怎麼可能我這槍,乃靈品”

楊玄默然不語。

靈品。

神物自然也分等級,分彆是一至九品,九品之後是寶品,寶品之後是靈品。

可以說,在這南州地階,靈品已經算得上神物了。

然而,在自己這青玄劍麵前,卻如此脆弱。

自己還是低估了這青玄劍啊!

這青玄劍,至少是靈品之上的地品。

青玄劍:“”

這時,那異教徒首領死死盯著楊玄,“你竟敢與我異教為敵,與你所有有關之人,都將死絕”

楊玄直接抬手就是一劍。

嗤!

那異教徒首領腦袋直接飛了出去。

神魂俱滅!

楊玄收起異教徒首領的納戒,然後回到了自己的雲船上,而此刻,場中一眾雲船乘客看他時,那目光就像在看一個怪物一般,眼中充滿了忌憚。

對此,楊玄並不在意,他看向那雲船管事,“我們啟程吧!”

雲船管事猶豫了下,然後道:“好!”

但就在此時,一名白裙女子突然道:“不行。”

眾人看向那白裙女子,白裙女子緊緊盯著楊玄,“他殺了異教徒,異教必不會罷休,肯定會報複,若是我們與他坐一條雲船,我們也將會被異教報複。”

異教報複!

聞言,其餘的人皆是色變,紛紛看向楊玄。

楊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那白裙女子盯著楊玄,“你不能與我們乘坐一條雲船。”

楊玄看向白裙女子,“姑娘,恕我直言,方纔我若是不出手,你莫說清白不保,說不準還會遭受非人折磨。而現在,你如此行為,是不是有些恩將仇報了?”白裙女子平靜道:“公子莫要誇大其詞,方纔那異教徒已經說過,他們隻求財,不傷命。原本我等捨棄一些錢財便可全身而退,但現如今公子屠殺了異教徒,

異教必不會善罷甘休,說不定還會遷怒我等……”

聽到白裙女子的話,雲船上的一眾人皆是紛紛點頭,表示讚同。

原本隻要捨棄一些錢財,便可安然無恙,但現如今,異教徒被殺,異教必定震怒,那時,自己等人說不定都會被遷怒……

念自此,場中眾人看向楊玄時,心中不禁升起了一絲埋怨。

白裙女子繼續道:“本來花點錢就能搞定的事情,現在事情卻是鬨的這般大。這位公子,你出手時可有替我等想過?”

楊玄微微點頭,“是我的錯。”

李幽幽突然怒道:“楊公子,這怎麼能說是你的錯?”

說著,她轉頭冷冷看了一眼那白裙女子,“你是有多蠢纔會相信那群異教徒隻求財,不求彆的?”

先前那群異教徒到來時,看她與雲船上幾名女子時,那目光,她懂。

白裙女子冷聲道:“你與他一夥的,自然是替他說話了。”

李幽幽黛眉微蹙,正要說話,但就在此時,遠處天際突然駛來一艘雲船,雲船之上,站著一群身著黑袍的人,這些黑袍人胸口皆是有著一個血色印記。

見到這一幕,雲船上所有人臉色瞬間劇變。

異教徒。

這時,楊玄突然道:“諸位莫要緊張,莫要害怕,他們隻求財,不求彆的……”

說著,他直接拉住一旁的李幽幽轉身離去。

看著楊玄二人離去,白裙女子本來想說點什麼,但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

她抬頭看向那些越來越近的異教徒,雙手緊握著,輕聲道:“隻求財……不求彆……”

這時,一群異教徒出現在雲船上。

雲船上的眾人頓時緊張不已,眼中滿是忌憚與恐懼。

白裙女子突然大聲道:“殺異教徒者是那少年,他是一個劍修,剛剛纔走……”

聞言,雲船上眾人猛然驚醒,然後紛紛指著方纔楊玄二人離去的方向,“是他殺了異教徒,剛剛纔走……”

為首的異教徒首領是一名美婦,身姿豐腴,戴著麵紗,右手握著一柄帶鞘長刀。

美婦看著麵前臉色發白的白裙女子,目光冰冷,“這個女人,賞給你們了。”

“喔豁!”聽到美婦的話,她身後一眾異教徒頓時興奮的大叫了起來,其中一名肥胖男子直接衝到了白裙女子麵前,白裙女子嚇的頓時花容失色,“是那少年殺的異教徒

你等去尋他報仇啊……他剛剛纔走,你等現在追還來得及……”

美婦身旁,一名男子突然道:“老大,追嗎?”美婦冷冷看了一眼男子,“此人能在短短時間內連殺一百來人,並且殺了蕭統領,這等人豈是等閒之輩?我親自趕來此地,就是想認識一下對方,看看能不能

結交一番,結個善緣……”

聽到美婦的話,那白裙女子頓時如遭五雷轟頂,直接懵在了原地,腦子一片空白。

美婦看向麵前臉色蒼白如紙的白裙女子,冷笑,“那位公子救了你,你卻恩將仇報……一點義氣也無,實在丟我們女人的臉……”

說著,她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的一眾手下,“隨你們玩。”

說完,她轉身騰空而起,朝著遠處楊玄二人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很快,雲船上傳來了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

……

另一邊。

楊玄帶著李幽幽離去後,他在城中找了兩匹馬,然後買了一份地圖,接著,二人直接逃出了城外,朝著茫茫山脈奔去。

他其實能禦劍,但問題是,禦劍消耗實在太大,以他現在的境界,禦劍最多就半個時辰。

而從這裡到中州,至少還有五天的路程。加上現在還有異教徒,因此,他不敢禦劍消耗自己的玄氣。

二人騎馬狂奔了一個時辰後,來到了一間破廟,此時,天色已黑,不宜繼續趕路,因此,二人隻能暫住破廟。

破廟內隻有一座殘缺的佛像,四周破敗不堪,蜘蛛網遍佈。

二人圍火而坐。

李幽幽看了一眼麵前的楊玄,然後道:“你不生氣嗎?”

楊玄微微一怔。

李幽幽解釋道:“就是方纔在雲船上……”

楊玄笑道:“生氣,但能理解。”

李幽幽眉頭微皺,“能理解?”

楊玄平靜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性如此。”

人性的惡,有時候是正常人無法想象的。

有時候,人性的惡是冇有底線的。

李幽幽盯著楊玄,“如果我不站出來為你說話,你不會帶走我,對嗎?”

楊玄笑了笑,冇有說話。

李幽幽低聲一歎,“楊公子,世人都說你是絕世廢材,不善言辭,性格木訥……”

說著,他微微搖頭,“你騙了所有人。”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她發現,眼前這個男人根本就不像傳說中的那樣木訥,相反,這個男人心思敏銳,殺伐果斷,遠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楊玄冇有回答李幽幽,他前些年之所以那般,除了低調自保,猥瑣發育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太過早熟,遠超同齡人,若是表現出來,極有可能為自

己帶來禍事。

因此,他選擇低調,猥瑣發育。

似是想到什麼,楊玄突然道:“幽幽姑娘此次去中州是?”

李幽幽道:“入眾神學院。”

眾神學院!

這是眾神殿開辦的一個學院,也是目前玄界最好的一個學院,進入其中,可學習傳說中的神術,是玄界無數年輕男女夢寐以求的學院。

李幽幽突然道:“葉公子此去中州,真的是要去退婚?”

楊玄點頭,“是。”

李幽幽望了一眼楊玄,冇有說話。

就在這時,楊玄突然道:“閣下既然已經到來,為何還不現身?”

聽到楊玄的話,李幽幽臉色頓時為之一變。

而這時,一名身材豐腴的美婦緩緩走了出來。

美婦緩步走到楊玄二人麵前不遠處,她看著楊玄,左手按著刀柄,“公子何時發現的我?”

楊玄平靜道:“你何時來的,我便何時發現的。”

美婦雙眼微眯,她盯著楊玄,冇有說話。

一時間,破舊的寺廟安靜了下來,唯有木材的燃燒聲。

楊玄淡淡看了一眼美婦,“有事?”

美婦平靜道:“公子殺了我異教徒上百人!”

楊玄點頭,“我殺的。”

美婦緊盯著楊玄,“我異教與公子可是有什麼恩怨?”

楊玄眉頭一皺,“他們搶劫我,這算不算恩怨?”

美婦盯著楊玄半晌後,微微一笑,“原來如此,是我的手下不懂事,衝撞了公子,我向公子道歉。”

道歉!

聽到美婦的話,一旁的李幽幽頓時有些詫異,這個異教徒的女人追過來就是為了道歉?

楊玄看著眼前的美婦,平靜道:“就這麼回去,想來你也不寒心,我給你一次出手的機會,就一次。”

聽到楊玄的話,美婦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這麼自信嗎?

美婦盯著楊玄,想要從楊玄臉上或者眼中找到一絲破綻。

然而,她失望了。

眼前這男子神情自然,目光平靜,看著她時,平靜的目光之中還帶著一絲不屑。

最終,美婦放棄了動手,微笑道:“打擾了。”

她並未轉身離去,而是慢慢往後退,且手一直壓著劍柄。

楊玄卻冇有看她,隻是握著一根樹枝不斷撥弄著麵前的篝火。

很快,美婦退了出去,然後消失在夜色之中。

美婦疾奔了了數裡後,這才停下來,而她剛停下來,十幾名異教徒出現在場中。

其中一名異教徒沉聲道:“老大,方纔為何不動手?”美婦雙目微眯,“此人不過十五六歲,就能連殺百人,且在麵對我時,明知我身後是異教,但卻絲毫不懼,如此從容自信……這種人,不是本人非常牛逼,就

是身後有非常牛逼之人……”

眾人沉默。

寺廟之中的少年,確實平靜的可怕。

美婦轉頭深深看了一眼寺廟的方向,“此事就此揭過,及時止損,走。”

說完,她帶著一眾人消失在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