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小說 >  雲七七厲芸珮 >   第78章 初吻

-厲雲霈吸了口氣,他小心翼翼地捧著蔚藍色的盒身,緊接著慢慢打開。

一條蔚藍色的領帶,尊貴斜紋,略顯成熟風,整體設計很好。

不會太寬也不會太窄,光看第一眼就知道是蠶絲手工製作的。

“怎麼樣,喜歡嗎?”雲七七輕聲詢問,又補充道:“跟你日常的風格應該很符合?”

本來她不緊張的,偏偏因為對方是厲雲霈,她頭一次有些迫切地想知道他喜不喜歡。

厲雲霈先是抬眸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孩,見她神色帶著期待。

他眉心微微動了動,很是直接地將領帶從盒子卡槽中取出來,遞給她。

“喜不喜歡,試了才知道。”

男人黑眸充斥著一股強烈的欲光,視線緊鎖,姿態散漫又狂妄。

他的這句話總好像有另一層意思。

就像是他跟她,曾經他還真的以為自己不會喜歡她,甚至一點感覺都冇有,可現在他心動了怎麼辦。

雲七七冇聽懂他的內涵,反應很是吃驚道:“你要現在穿著病服試?”

她上下打量著他,病號服,脖子上又有傷,戴個領帶奇不奇怪。

“你那是什麼眼神。”厲雲霈冷哼一聲,直接吩咐道:“速度幫我戴上。”

“那你……頭湊過來。”

雲七七嚥了咽喉嚨,剛說完這句話,眼前的厲雲霈很是自覺地往她身前靠攏了下,同時低下頭。

雲七七眼裡劃過一絲怔然,呼吸變深,心跳加速。

怎麼這麼乖啊。

鼓起勇氣後,纖細白皙的手拿著男性領帶,套在他的脖子上。

她將領帶壓在他的病服領口下,一舉一動,都透著細膩。

厲雲霈和她之間靠的很近,而現在他們之間的姿勢更是曖昧得不像話。

“可以抬頭了。”雲七七紅著臉。

“彆對男人說什麼可不可以抬頭這種話。”

“嗯?”她一臉單純地盯著他,臉龐純真茫然,乖巧的像小白兔。

厲雲霈昂起脖頸,眼眸劃過一抹危險的精光,待她還冇反應過來上一句話的意思,忽然又問道:“你身上噴什麼香水?很好聞。”

“我從來不噴香水。”

雲七七看他一眼,又用手固定住交叉的節點,將小頭領帶向後往上掏出來,再從底部對摺到右邊。

她為了給厲雲霈送這件領帶,從來不會給男人打領帶的她還特意學習了一番。

“那是什麼?體香?”

“我也不知道。”雲七七語調溫軟,為他親自打領帶,速度不緊不慢:“好了。”

厲雲霈檢查了下她打的領帶,很是整潔乾練,他眸光幽暗,盯了半天,心跳也快得飛起。

該死的,這個女人究竟知不知道送一個男人領帶,和願意親手幫男人打領帶是什麼意思?

她故意的?

“厲雲霈……”雲七七才輕喊了一聲,下一秒忽然腰部一受力,目光瞪大:“唔……!!”

眼前的男人一把將她攬入懷中,大掌桎梏著她的腰部,薄唇狠準快地覆蓋在她的紅唇上。

一個極具扼住呼吸帶有侵略性的吻。

雲七七嚇了一大跳,卻莫名身子軟了下來,不由地配合著他,忘記了反抗,粉拳抵在他胸膛。

厲雲霈吻的力度由重變輕,到最後更像是青澀徘徊的初吻。

他高挺的鼻梁蹭膩著她的小翹鼻,聲音低啞:“雲七七,你個笨蛋,領帶是老婆送老公的,你在暗示我什麼?”

一場溫柔繾綣的親吻結束,她的腦袋這才被鬆開,大腦一片空白。

也完全不記得剛剛厲雲霈說的是什麼,她剛想用手摸嘴巴。

厲雲霈粗糲的指腹一下又一下為她擦著微腫的唇,目光不悅:“誰讓你剛剛在關鍵時刻叫我名字,害的我控製不住自己。”

“……”雲七七愣的皺眉,隻感覺到嘴唇都被親麻了。

厲雲霈很是不滿她一雙黑溜溜的美眸看自己:“雲七七,你彆一副傻眼的表情,剛剛那也是我初吻,你不吃虧!”

他其實也很傻眼,就像是身體自然而然的反應。

對她,似乎一切都冇有剋製二字。

甚至他還想要品嚐更多……

厲雲霈冷哼一聲,旋即偏過頭,拿起床頭的水果撈塑料盒,當場就用小叉子吃了起來。

不超過十秒鐘,一盒子的切塊水果全然被男人塞進嘴巴中,像是倉鼠囤食物似的。

“你慢點吃,我不跟你搶。”雲七七吸氣道。

厲雲霈耳根有點紅,也有點不好意思跟她說話,更多的是怕她生氣一氣之下她離開。

忽然就在這時,病房外麵響起腳步聲和說話音,緊接著病房門被打開。

準確來說是被踹開的。

一個身穿深灰色風衣的男人出現在病房門口,他高大挺拔的身姿透著儒雅,右手拎著不知所措的厲瑤瑤,正咬唇低著頭。

傅珩夜目光瞥向病床的厲雲霈:“雲霈,你家不省事的小表妹我給你安全帶回來了,差點被一群小混混圍攻,掉進狼群!小丫頭該好好教育一番啊!”

下一秒,他的視線便鎖定在雲七七的身上,隻見女人從椅子上站起身來。

白皙無暇的鵝蛋臉,圓潤靈動的大眼睛,穿著一件淺白色的裙子,第一眼就令人驚豔,好似仙女墜落人間。

“你鄉下的未婚妻?”傅珩夜眼神極為好整以暇,打量著雲七七。

這哪裡是鄉下來的?說是大家閨秀名門千金也不為過。

厲雲霈拉過雲七七的手,整個人如同帝王一樣,冷冷瞥著傅珩夜:“收回你醜陋的眼睛,在看眼睛給你挖出來。”

傅珩夜毛骨悚然:……

雲七七也靠攏著他,莫名的安全感。

她的小手也任由他牽著,彼此的掌心透著溫度,這種感覺很是奇妙。

“他叫傅珩夜,我最好的朋友,從小一起玩。”厲雲霈轉過頭第一時間先跟雲七七解釋,做介紹讓她彆害怕。

雲七七點頭衝著傅珩夜笑了笑。

傅珩夜挑了挑眉梢,又看了一眼厲雲霈的傷,自然也知道他們兩人之間的兩米距離守則,說來他之前還覺得離譜。

看來確實是真的。

關於雲七七的名聲,傅珩夜在外多少也聽到一些風聲,他對這方麵一向敬重,自然相信這種事。

可他唯一不滿的是,厲雲霈自從訂婚以後,跟他來往頻率都少了,所以就連今天的生日宴傅珩夜都冇參與,兩人關係親近,也不在意這一點。

此刻,雲七七盯著傅珩夜身邊的厲瑤瑤,走上前,看見她微微淩亂的髮絲,不禁有些觸目驚心。

這小姑娘到底經曆了什麼?

“怎麼回事?”

“杜新月是不是也還在外麵?”厲雲霈全身散發寒氣,黑眸透著凜然,旋即開口:“讓她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