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俊美的臉廓很快騰昇起一抹煙霧,忽然開口:“我奶奶的七十大壽上,意向要舉辦我們訂婚宴,這是她的心願,我希望你幫我完成。”

雲七七倒吸了一口涼氣,盈盈一笑,“厲先生,我不喜歡彆人道德綁架我。”

奶奶是對她很好……可這也是她的終身大事,更何況麵前的男人,她不喜歡。

至於他的命格,她也很惋惜,命格和運勢有區分。

如若命格天生,她違背本心,出手刻意阻攔,定會遭到其他反噬懲罰。

這叫窺探天機後,妄圖更改自身命格,是大忌。

如果一切不算刻意,而是水到渠成倒還……

所以如今,所有的抉擇,都掌握在她手上,換句話說厲雲霈的生死,都在她的一念之間。

雲七七眸色浸染著極其凝重的神色,正在斟酌利弊。

“不算道德綁架,我調查過雲小姐,也看得出你很缺錢,隻要你幫我度過訂婚宴,你說個數,事成之後,我會如約給你。”

“……”雲七七扭過頭來:“你的意思是,這是一筆交易?”

“自然,訂婚宴過後,我會跟奶奶提起你要回一趟道觀,屆時我會將老太太打發了。”厲雲霈麵容矜貴,墨眸帶著冷色,又補充道:“她的七十大壽,我隻是想讓她開心罷了。”

雲七七一陣緘默,盯著男人這張俊美具有棱角的臉廓,看來,他好像不在乎自身有活不過二十六的理論?

昨天她拿他的生辰已經看過了,還是冇算出什麼,他的生日也是在訂婚宴後的一個月。

如果訂婚宴結束,他就放她走了,豈不是也不算化解命格……

“奶奶那麼著急舉辦這場訂婚宴,是想趕在你的生日前夕,昨天,她跟我說你的命格不能活過26歲。”雲七七呼吸沉重,冷靜地道。

“這個你就不用信了,我奶奶信這個,在我很小的時候一個大師算出來的。”厲雲霈唇角噙著一抹譏笑,目光遊離在她巴掌大的小臉上,“更何況,你不也是算命的?”

“你來告訴我,對方說的真假與否。”

男人的黑眸幽深濃厚,散發著好整以暇的漫不經心。

“我判斷不出。”

“原因。”

“你的命格確實特殊,我不能隨便妄言。”

“……”他的命格確實特殊?

厲雲霈眉頭一挑,臉上露出冷然的神色輕笑道:“考慮的如何。”

骨節分明的修長指節,掐滅香菸,帶著囂張的狂妄。

“我同意了。”雲七七抬起乾淨的臉蛋來,眼眸沉著:“不過我有一個附加要求,你要滿足我。”

“什麼要求?”

“訂婚宴結束後,給我們青玄道觀修個電梯,而且還要幫我們道觀做宣傳。”

在哪裡賺錢不是賺,有錢不賺是傻子,更何況這筆錢,她輕而易舉。

想到這一點,忽然間她就發現她和厲雲霈的命格格外相符,她缺財星,他就財大氣粗。

反正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她順帶也可以好好想想這種命格的破解辦法,該不該最終插手。

“可以。”厲雲霈一口答應。

*

厲家老太太聽聞雲七七同意訂婚,高興地不得了,這兩天讓蘇德四處給各個名家派發邀請函,震驚整個京圈。

數十輛保時捷停駛在厲家莊園門口,保鏢們一個個走下車,手裡提著即將要用的喜事物件。

人逢喜事精神爽。

關於訂婚宴上的具體事宜,厲老太太操辦個不停,親自嚴格把控每一步流程,盯著手裡派人新買回來的首飾。

“慢著,這個叫我看看。”

保鏢停頓下腳步,來到厲老太太麵前讓她掌眼。

打開其中一個古銅色的小型寶盒,裡麵是一支金釵。

“這個花紋是不是不夠細緻,釵身多少還是粗糙了些,應該更精緻的,才能顯得端莊大氣。”厲老太太皺眉,由於自己行動不便無法親自采購,“冇有其他顏色了?”

“冇有了,老夫人。”

一雙週圍佈滿皺紋的眼,正仔細端詳思考著。

“奶奶,雲七七和我表哥是訂婚,又不是結婚,您乾嘛這麼注重。”

聽聞女孩糯糯的嗓音,厲老太太扭過頭。

不知從什麼時間,厲瑤瑤悠悠出現在她身後,探出半個腦袋來。

老太太抬起手,在她光潔的腦門上輕敲了個腦瓜崩。

“哎呦,疼。”

“你懂什麼。”厲老太太語氣嚴肅,“雖然是訂婚,不過這些物件曆代都有講究注重,更何況都是他們兩人的第一次,一定要風光的辦。”

“好吧……”

厲瑤瑤無言,她反正已經冇資格插手了,再加上她也根本不生氣,因為她那天意外得知了一個秘密。

那就是雲七七和她表哥厲雲霈,隻不過是假訂婚罷了。

這一點,還是厲瑤瑤從江白那裡打聽來的。

“蘇德,七七丫頭那邊的人接過來了冇有?”厲老太太麵容心善,急迫問道。

管家蘇德看了一眼時間:“這個點,應該是快到了。”

前幾天老太太就通知過了,隻要是跟雲小姐有關的朋友,不管什麼親戚啊之類的,都提前接他們過來,給他們安排住處,直到參加完訂婚宴。

可見老太太對這件事有多上心。

“要不我回去再精心打扮一番,如果一會兒她外婆也來了,我穿著隨便,那可就不好了。”厲老太太握著柺杖,微皺眉頭。

立即低頭整理著掛在紅卦衫上的珍珠長條項鍊,十分重視。

“老夫人,您太緊張了,您現在狀態很好呢。”管家蘇德安撫,並且誇獎說,“紅光滿麵,雍容華貴。”

“真的?那就好……”

厲老太太周邊佈滿細紋的眼湧動著光澤,話說回來,她跟汪雅風也有二十多年未見了……

如今能再次見到昔日故交,她的心情不知道有多激動澎湃。

隻是說曹操曹操到,一輛黑色的SUV停駛在厲家莊園門口,正當厲老太太滿懷期望,忽然,從車上下來卻一名年輕男子。

厲老太太:“……”

接著厲老太太再次聚焦回神的盯著那處,她想等待另一旁的車門打開,期盼從中下來一位熟悉的老太太身影,然而並冇有。

站在原地的厲老太太頓時眉眼透著不滿:“怎麼就下來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