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七七頓時哭笑不得,莫名覺得這兩個在爭寵。

她詳細解釋道:“說來話長,我收印勁楓為徒的時候,他是被家裡強製送到山上來學習的,可他天賦異稟,常人讀不了的書,他一讀就通,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人。”

厲瑤瑤來到雲七七的身邊,親密地挽著她的手臂。

“嫂子,你說的書,是什麼書啊?”

她好歹也是高中學霸,她就想聽聽到底這個印勁楓究竟讀了什麼書,能讓雲七七這麼認可他。

印勁楓也自然看得出來厲瑤瑤的攀比之意。

他強忍著想要掐掐小妹妹臉的衝動。

要是多個可愛的小師妹,他在山上的時候也不至於這麼無聊啊。

要是命中有個小師妹,他一定給小師妹喂的白白胖胖,冇有煩惱。

“你真的要知道嗎?我說了你可能聽不懂!”雲七七也不想打擊厲瑤瑤,但這是事實。

厲瑤瑤心中更加迫不及待:“嫂子,你就告訴我吧!”

雲七七見厲瑤瑤這麼想知道,“我想想,差不多我讓他看的,他都看了吧。”

厲瑤瑤越發來勁:“嫂子,他看過的我也能看!你說說書名,我這就去看!”

她一個高中學霸,也能讀懂!

她很聰明的好伐。

雲七七皺了皺眉,還從來冇有見厲瑤瑤這麼好學過,邊笑邊道:“你要是想打天下,就看《道德經》,治天下多看《論語》,強大內心就看《清淨經》,處事圓滑就看《菜根譚》,參悟天機就讀《易經》。”

“……”

厲瑤瑤目瞪口呆。

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印勁楓挑了挑眉,一語中的,笑哈哈道:“怎麼,該不會是都記不住吧?”

厲瑤瑤凝噎,結巴地道:“怎麼都是什麼經啊,就冇有什麼五年高考三年模擬嗎?”

她肯定看不懂那些經,不止如此,以她的性子,先不說看不看得懂。

能不能看進去都是一回事兒……

“這些可是都比你那些要難學的多,還不包括國學。”印勁楓津津有味地道,“想學嗎?要是想學,我可以手把手教你,我不建議多一個小師妹。”

雲七七打斷道:“她現在還是個孩子,高中學業為重,你是天賦異稟,可世界上有幾個人像你一樣,你可不要勾引她。”

印勁楓笑而不語,望向厲瑤瑤:“天賦這回事,很難改變,有的人一點就通,有的人一生也是雲裡霧裡。”

厲瑤瑤勉強服輸。

到了算卦鋪,雲七七將印勁楓介紹給馮飛,讓他們互相認識一下。

“這是印勁楓,我的徒弟,你的師兄。”

“這是馮飛,我的徒弟,你的師弟。”

師兄師弟正式相見,這一次馮飛也算是真正的根正苗紅了。

印勁楓微笑以對:“師弟好!”

馮飛直接驚喜到滿臉大汗,“印勁楓!您真的是那個傳說中的印先生!”

印勁楓的名號很大,不論是在網絡上,還是在各行各業中的地位程度。

現如今,印勁楓不止就站在他麵前,還成為了他的師兄!

要是換做以前,馮飛連想都不敢想、

“哎,你以後可不能直呼我的名字,這樣就失了禮儀輩分,我的法名叫持楓,是師父取得,你以後可以叫我持楓師哥,或者直接叫師哥都行。”

印勁楓完全冇有任何架子。

再加上一身休閒裝,他身形骨架消瘦,看上去就是個年輕男生,隻有細看才能看出舉手投足之間的仙風道骨。

“持楓師哥!”馮飛直接叫起來,聲音響亮。

“你的法名叫什麼?”印勁楓笑容淺淺。

“我還冇有法名,雲小姐冇有給我取。”馮飛道。

“也對,法名不能輕易取,按理來說應該拜見老天師的,按照規矩來纔有所尊敬。”

雲七七看向印勁楓:“馮飛是我新收的徒弟,他在主天賦並不是從道,但命中有緣,以後他是你的師弟,取法名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師父,不帶這麼甩鍋的吧?”印勁楓挑挑眉,感受到了他師父想輕鬆過逍遙日子的氣息。

甩手掌櫃。

“你也得有點用處,不要隻是長得帥而已。”

雲七七拍拍他的肩膀。

“長得帥是我的錯咯?還有誰說我除了帥一無是處?”

“那你說彆人看到你第一眼是不是隻能看到你的臉,從而忽略了你的本事,這一點該不該你反思?”

“……”印勁楓一陣汗顏。

他隻能勸彆人不要拘泥於形貌,還能做什麼!

“馮飛,你帶師兄熟悉一下鋪子的環境,還有給他看看預約名單,你跟著他一起算卦。”雲七七吩咐道,“跟到他學到的東西,相當於跟我學到的東西是一樣的,不會差。”

馮飛點了點頭:“雲小姐,我肯定好好學。”

“可以,反正我有個師兄弟,總比冇有的好,以前我孤苦伶仃,日子都快無聊死了,現在有個人作伴,我開心還來不及。”

印勁楓摟著馮飛的肩膀就朝著算卦鋪裡麵走去。

接下來的時間內。

雲七七在算卦鋪內安靜的畫雷擊木,估計2-4小時就能完工,是精細活兒。

再加上這是給厲雲霈親自佩戴,她前所未有的格外認真。

而印勁楓則是跟馮飛講述各種山上遇到的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