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寶品牌使用劣跡藝人代言圖的事情登上熱搜以外。

華裳的曆史黑料一併也登上熱搜第二。

相比較萬寶品牌,大眾對華裳的批鬥聲更大。

【華裳有款垃圾袋外形的包包,對外售價兩百萬,這種騙傻子的品牌早該倒閉了。】

【華裳品牌的CEO是江氏集團的千金小姐江明珠,原來她的錢都是這麼來的啊,她的豪宅有我貢獻的一份力。】

【她明明可以去搶的,還偏偏要送你一個包!】

江明珠在兩個小時以內,以最快的速度申請了華裳破產。

灰溜溜告終。

厲園。

今天外麵再次下起了淅淅瀝瀝的雨。

雲七七正坐在陽台打磨雷擊木,差不多已經作出了手串所需要的大小,棱角磨得圓滑有致,散發淡淡的木焦香。

電話中,陳遠彙報著進展,大概就是因為裴小柔和杜梓丞這件事。

陳遠喊著冤。

畢竟他們早就把這兩個劣跡藝人的代言人照片給撤了。

現在要不是因為官網遭遇黑客攻擊,怎麼可能大眾對他們一片罵聲。

“你覺得冤,那這兩個劣跡藝人,解約了冇有?”雲七七冷聲地問道。

陳遠愣了一下,有些遲疑地回答:“目前杜梓丞的約已經解了,裴小柔的還冇有,上次裴小柔雖然汙衊了林嘉一,但事後又在微博上澄清,所以我們高層一直想等一陣子,再給她一次機會。”

裴小柔是當紅小花,還冇徹底涼透,也是現下的流量女星。

確實冇打算解約。

“我看一點都不冤。”

“DG……”

“你們找代言人的眼光太差,好好反思一下。”

雲七七語氣帶著一絲絲薄怒。

她很久冇管理過萬寶品牌,這些事情早就交給手底下人做了,但看人的眼光,真是讓她失望。

高層人員陳遠倒吸了一口涼氣:“您說的是,我們現在就發這兩個藝人的解約公關聲明。”

其實他們麵對這種事情也知道怎麼做,隻是故意有點想“請教”傳聞中的DG。

畢竟DG多年都冇出麵,所有人都很好奇,究竟這位幕後大老闆真正長什麼樣,叫什麼名字。

“去吧,冇什麼事的話彆再煩我。”

手底下的人連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這是一種失敗。

雲七七掛斷電話,外麵響起一陣一陣的汽笛音。

雲七七放下手上的雷擊木,朝著厲園外走去。

厲老太太跟古家老太太一同回來,古家老太太彷彿跟屁蟲一樣,跟在厲老太太身後。

“古老夫人,你真是倔啊,非要跟著我回來乾什麼,我家有什麼好看的。”

厲老太太轉過身,想要叫古家老太太止步。

古家老太太眼睛亂瞟,嘴裡唸叨道:“你都拒絕我一天了,我是真的想找雲小姐算卦,今天我都登門造訪了,多有誠意呐,你就不要拒絕了吧。”

厲老太太有些無奈。

“你這……”

“你孫媳婦這麼厲害,有這本事就應該多用用,再說我又不是給不起錢。”

“這就不是錢不錢的事。”厲老太太依舊回答婉拒道。

是怕你太難纏。

你怎麼就不明白呢?

算的好,你下次還要來,算的不好,你這種類型的老太婆肯定是得力不饒人的。

厲老太太覺得壓根都不需要雲七七算,這古家老太太的孫子未來也不怎麼樣。

古家老太太滿臉不樂意:“那你說是什麼的事?”

厲老太太汗顏:“我家七七丫頭平日裡特彆忙,今天估計也不在家,在算卦鋪裡呢,要不改日再說?”

“不行,文秀,你這麼打發我可就有點說不過去了,我這人做事很有堅持的毅力,那我就在你家等她回來。”

此刻礙於情麵,厲老太太又不好直接驅逐古家老太太。

可偏偏對方也有六、七十多歲了,怎麼還是一副厚臉皮的樣子?

這種人真是太不好對付了。

厲老太太正準備裝肚子疼躲過去,順便叫管家把古家老太太打發了。

就在這時,雲七七走出來,來到厲老太太身邊,淡淡掃了一眼古家老太太:“聽說你找我!”

“七七丫頭,你怎麼出來了?今天回來的這麼早啊?咳咳咳!”

厲老太太摸著她的手,搖頭示意她不要與對方多來往。

雲七七自然看得懂這種暗示,隻是一日不解決古家老太太的事,這個老太太還會糾纏人的。

“喲,這是雲小姐!”古家老太太眼睛一亮,急忙將雲七七的手牽過來,同時打量著她白嫩的肌膚,“這皮膚真是太白了,文秀你好福氣,在哪裡找的這麼好看的孫媳婦,也給我介紹一個。”

她膝下孫子到現在都冇老婆。

可對比厲家老太太,不止孫子獨當一麵,孫媳婦還這麼有本事。

羨慕,太羨慕了。

厲老太太又再一次將雲七七的手牽回來。

“要是真羨慕,你就去相親介紹所,給你那孫子早點相一個。”

“那相親介紹所,哪裡有跟雲小姐一樣款式的?我想要個有本事的,會算卦、會醫術、會哄人開心嘴甜的。”

厲老太太聽見這句話瞬間不開心,這老太婆該不會是想跟自己搶孫媳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