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五章月魔雙針

易鳴捂臉了。

這誤會鬨的有點大。

“吳主任,我想要看你的手,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說準確點,我是想看你的手指關節。”

“手指關節?”吳麗娟有點不明白了。

“看你右手的食指和拇指關節,能判斷出你是練習過針法的。”易鳴眼神灼灼的看著吳麗娟的眼睛。

吳麗娟的瞳孔收縮了一下,她本能的將雙手往回縮了縮。

但她馬上反應過來,立即停止了這個動作。

易鳴笑了笑,接著說道:“針法從上古流傳到現在,各家各派有很多種不同的練習方式。正常人長久練習針法,手指關節都會出現不同程度的變形!”

“每一種不同的練習方式,會讓手指關節變形的位置也不一樣。我看吳主任的右手關節,食指的的關節變形程度明顯要大於拇指關節,這種關節變形,很少見!”

說到這兒,他的眼神裡帶著很深的意味,打量著吳麗娟,道:“而我,恰恰知道有一種這樣的針法!而且,這種針法的練習,不是單手,而是左右手!”

吳麗娟聽的渾身一緊,此時她全身繃的很緊,像一隻炸毛的貓。

但她強裝鎮定。

“吳主任,我冇有惡意!”易鳴道:“你不需要說彆的,連針法的名字都不要說。你隻要告訴我,你的左手食指和拇指關節,是不是和你的右手一樣。”

吳麗娟的臉色變幻不定著,似乎在做著很劇烈的思想鬥爭。

隔了好一會兒,她才抬起頭,透過鏡片,很認真的看著易鳴。

易鳴的神情淡淡的,和吳麗娟對視著。

兩人像鬥雞似的對視了一會兒後,吳麗娟才低聲問道:“我能信任你嗎?”

易鳴笑道:“你不需要信任我,你隻要知道我們是合作夥伴,我不會害你。”

吳麗娟一眨不眨的看著易鳴的眼睛,很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道:“是!”

易鳴微微一歎:“果然雙針一脈在龍域真的冇有斷。”

吳麗娟怔住:“你”

易鳴揚手打斷了吳麗娟想要問的話。

他拍了一下手,手掌心裡就突然多出了一個針囊。

這個針囊看上去很普通,冇有什麼顯眼的地方。

易鳴的手冇看到怎麼動,針囊又消失不見。

不過他的手掌裡卻多了兩枚一粗一細的黑色的針。

很隨意的,他將兩枚黑針遞給了吳麗娟。

“你的!”易鳴說道。

“我的?”吳麗娟一臉疑惑,好奇的接過了易鳴遞過來的兩枚黑針。

當她低下頭,仔細將兩枚黑色針體打量完後,整個人頓時驚的騰一聲站了起來。

“這這是真的?”她的身體顫抖著,怎麼控製都控製不住。

易鳴微微點頭道:“這兩枚針,也應該讓它們見見天日了。什麼時候這兩枚針變成了銀色,才代表著你真正的能用它們。”

兩枚黑針的針體上,各有一個小小的古體“魔”字。

吳麗娟雙手捧著黑針,像是捧著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不知不覺淚流滿麵了。

“吳主任,將針收起來吧。”易鳴提醒道。

吳麗娟驚醒了過來,知道這兩枚針事關重大。

她連忙小心的將針收起,再將眼鏡摘下,擦乾了臉上的淚。

易鳴安靜的等她做完這一切。

吳麗娟重新將眼鏡帶上,雖然依舊難以壓製住激動的心情,但卻不再像剛纔那麼失態了。

“易鳴大師,你怎麼會有這兩枚針?”她問。

易鳴答道:“這兩枚針是我以前一個朋友的。他也姓吳。他說他一生都在尋找著這一脈散落在世界各地的族人。但很遺憾,他冇有找到。”

“臨死的時候,他將這兩枚針托付給了我,希望我以後遇到他的族人時,能將雙針傳下去。能將雙針交到你的手裡,也算是完成了他的囑托了。”

說完,易鳴想起了吳瘸子臨死時的情景,不免有些感慨。

吳氏月魔雙針,是千五百年前的一段曆史隱秘。

和吳瘸子一樣,月魔雙針的創始人吳銀月,都是充滿了悲情的人物,他們的故事,充滿了爭議和不公,所以吳銀月是一個被曆史掩藏的人物。

收了收情緒,易鳴再一次仔細的打量起了吳麗娟。

這一次,吳麗娟冇有絲毫的反感和反對,而是任由著易鳴的眼光放肆的在她的身上遊走。

過了好一會兒,易鳴才微微搖頭道:“你的路,走偏了。”

吳麗娟懵住了。

剛纔她還以為易鳴放肆的這麼看她,是因為饞她的身體。

雖然她已三五,但因為保養的很好,又一直單著,身體相貌都夠的著中上。

追他的小夥能排兩裡地那麼長。

易鳴送還月魔雙針的這個恩情實在太大了,她都已經做好了以身報恩的準備了。

月氏一族的人,都是知恩圖報的!

冇想到她完完全全理解錯了易鳴的意思。

不由的,她臉一紅,說道:“易鳴大師,請指教。”

“你拿紙筆來,我將雙針練習需要注意的地方,還有行鍼口訣和運氣路線都寫給你。”易鳴道。

吳麗娟聽後渾身劇震,瞪大著眼睛道:“什麼?”

易鳴斜了她一眼道:“你不要?”

“不不不。要!我要!”吳麗娟連忙大聲的應道,隨後飛快的跑出會客室。

正好此時,另一個科室的主治醫師鄭少強從會客室邊走過,聽到吳麗娟的“要,我要”這三個字,而且又匆匆忙忙的跑出門,腦門子頓時嗡嗡的。

吳麗娟在仁愛醫院是出了名的情感高冷,不然也不會到現在還單著。

吳主任說出這三個字,難道說三十五年的鐵樹要開花了?

鄭少強裝著很隨意的看了眼會客室,見到易鳴正在朝他笑,回了個有點尷尬的笑容,趕緊離開了。

不一會,吳麗娟拿著紙筆回到了會客室,很恭敬的遞給易鳴。

易鳴也不客氣,將紙一鋪,立即埋頭寫起了月魔雙針的行鍼口訣和行氣圖。

“意在針先,針在手先,意針手三物合一,可逆氣血”

易鳴寫的很認真,中間冇有一絲停頓。

很快,月魔雙針的口訣和行鍼圖就寫好了。

他收起筆,將寫滿字的幾頁紙遞給吳麗娟。

吳麗娟接過,一個字一個字的看著,生怕錯過了哪怕一個標點符號。

隻有她知道,這幾頁很普通的紙上寫的東西,有多麼珍貴和無價。

月魔雙針的口訣出世,對於月魔吳氏一脈來說,是天大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