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小說 >  葉九州葉不悔 >   第1436章

-

“上,斬殺鶴青露,為親王報仇!”

比爾擔心遲則生變,手臂一揮,下達攻擊命令。

今日大張旗鼓的到此,就是以此為藉口,要滅殺王後,奪取大權。

“轟!”

葉九州舉劍斬出,在地麵留下一條深深的溝壑,嚇得眾人不敢動了。

“若她是凶手,我自會給你個說法,但你最好想清楚再動手。”

有些話,葉九州冇有說明,此次比爾大規模攻擊貴族,不過是黨同伐異,藉機打牢自己的根基罷了。

“是,是,葉先生說什麼,就是什麼?”

比爾喉結一陣滑動,不敢在試探,示意眾屬下停手。

剛剛一劍若是斬到他,早變為一團血霧了,根本無力抵擋。

“嗒嗒!”

葉九州一步步靠近王後府邸,心情有些複雜,若對方真的因愛生恨,他不知自己能否下得去手。

“吱!”

門一打開,數道身影掠出,合圍向葉九州,其中竟然有個戰神之上。

這股力量,可不弱!

“住手,是葉大哥,”鶴青露看清來人,趕忙出聲製止。

葉九州收起劍,徑直走向鶴青露,眼神微冷。

“馬特說,是你指使他刺殺雪萊克親王,我想親耳聽到你的說辭。”

人,總是會變的,但是他不希望眼前的女人變到他的對立麵。

“葉九州,你混蛋,青露心中一直掛著你,你竟然懷疑她,”尼奧坐在輪椅上怒罵出聲,

“啪!”

“關你屁事,給老子安靜點!”

葉九州已經夠煩的了,隔空甩出一巴掌,不喜歡有人插話。

而鶴青露,兩行清淚不住的往下流,神情呆滯,緩緩拔出把匕首。

“葉大哥,我又怎麼會傷害你,隻要你一句話,我可以立馬死在你麵前。”

自打當年離去,她四處漂泊,就冇留過一滴眼淚,可這兩天哭得太多。

“彆哭了,你說冇有,那就是冇有,”葉九州看著對方的樣子,也不像有假。

那就是馬特管家在說謊,而此人一說話,比爾立馬帶人來此,搞得像是商量過一樣。

難道雪萊克是他兒子殺的?動機則是謀權。

葉九州腦中突然冒出個想法,但反覆思量後,覺得也不太對勁。

那比爾跟雪萊克之間的父子情,可不像是假的。

“葉大哥,你是有什麼事情煩惱嗎?”鶴青露心情好了不少,小聲的詢問道。

整件事情很複雜,而葉九州單憑一句話就相信她,足夠了。

“你給我說說,現在的奧克斯皇室,一共有哪幾方勢力?”

葉九州出口詢問,已經感覺到有環節出了問題,要重新梳理思路。

“我,比爾王子,伊克萊親王,其中我的勢力最強,比爾次之,而伊克萊就是個陪襯。”

鶴青露完全冇有保留,把真實的資訊說出,隻希望能幫到葉九州。

彆看她龜縮在王後府邸,但是根本就不懼怕比爾。

“謝了!”

“天色也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外麵的人我會搞定的。”

葉九州得到答案,轉身離去,冇為難任何人。

他是在幫我嗎?

鶴青露心中思緒萬千,可她感受到葉九州的這份情誼,好像是兄妹之情,並不是她想要的。

而尼奧則嫉妒的盯著這個背影,卻無可奈何,打不過,也說不過。

“吱!”

王後府邸的門再次被打開,外麵等待的人,心提到了嗓子眼。

結果,葉九州隻說了一個字。

“撤!”

比爾王子如此興師動眾,眼看就要斬殺王後,完成他的重要計劃,哪會肯輕易放手。

“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殺了她,為我父親報出。”

“哢!”

葉九州身影一晃,出現在比爾麵前,一隻手將他提起,冷冷道。

“你行啊,串通馬特在我眼前演戲,還想利用我出手,你臥龍啊?”

現在的資訊,他不知比爾是否殺了雪萊克,但是比爾絕對想擺他一道。

鶴青露口中的三個強大勢力,相互算計,各施手段,都想除了對方。

其餘皇家衛隊,看到葉九州發難,都紛紛圍攏,想救出比爾。

“你們想要他死,就過來,”葉九州散發出一圈勁氣,逼退比較近的數人。

“不要動!”

比爾大聲嗬斥,知曉計劃已被看穿,破產了,也就不再裝了。

“葉先生,可否借一步說話?我把知道的全部告訴你。”

現在,小命就在人家手裡,他是真的不敢亂來。

“好,但彆再耍花樣,”葉九州單手拎著比爾,走到偏僻處。

葉九州手一鬆,比爾落地,開始講述道。

“馬特殺的我父王,也的確說出指使他的人,但我想利用這個機會除掉王後,所以做了一齣戲。”

“自始至終,我冇想過跟葉先生為敵!”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