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小說 >  屍生子,鬼抬棺 >   第139章 巫

-

[]

聽了聾婆婆的話,華九難毫不猶豫:

立即穿上週老道送給他的“長衫”,拿起羅盤、小桃木劍和銅錢劍。

陳大計則背上血色長弓,又將自己新做的大號彈弓揣進褲兜裡。

“常八爺跟我走,咱們一起去抓鬼!”

“咦,八爺呢?”

“剛不是還在這盤著吃方便麪呢麼?”

“怎麼一眨眼就不見啦?難道是吃壞肚子,拉稀去了?”

陳大計將手捲成喇叭狀,大聲呼喊:

“八爺,八爺你在哪裡?”

喊了好一會兒,偏房裡才傳出常八爺無可奈何的聲音。

“誰呀,大半夜的鬼叫什麼?!”

“還讓不讓人家好好休息了!”

“就算吵到街坊鄰居也不好啊!”

眾人對視一眼,都是一頭黑線。

在拿捏常八爺這方麵,陳大計可是行家。

“八爺你睡了啊,那實在太可惜了。”

“不參加集體‘娛樂’項目,會扣功勳的。”

“如果扣的多,不但換不成太平秘術,就連吃下去的藥丸都得吐出來哦!”

陳大計話音剛落,一陣勁風吹來,常八爺已經昂首挺胸的盤在院子中間。

粗壯的尾巴上,還掛著冇吃完的半鍋方便麪。

常八爺一臉莊嚴的望著眾人。

“不是說去抓鬼麼?”

“你們還不快點,磨磨蹭蹭的做什麼?!”

“要是去的晚,臟東西傷到街坊鄰居,八爺我會心痛的!”

說話的功夫,聾婆婆也拿出捆仙繩、大印等法器。

一頭銀髮配上龍頭柺杖,那樣子,像極了楊家將裡的佘(she,二聲)賽花,佘老太君。

老人家看著鬥誌昂揚的華九難、陳大計二人,滿眼都是寵愛。

“好好好,你們都是奶奶的好孫子。”

“走,跟奶奶一起為民除害去!”

華九難猶豫一下,還是開口勸說:

“奶奶,您就彆去了,好好在家休息。”

“有空禪大師帶著我和大計就夠了。”

空禪老和尚也開口說道。

“南無阿彌陀佛。”

“女菩薩,九難說得對,您在家休息就好。”

“棺材鋪的事情,交給小僧和兩位小友去辦。”

二人之所以會開口勸說,一是因為龍婆婆年齡實在是大了,身體狀況已經大不如前。

二是因為出馬弟子,一大半本事都在請來的仙家身上。

如今常懷遠、麻衣姥姥他們都在閉門修煉,能請動的仙家隻有常八爺......

龍婆婆看著華九難等人,眼中濃濃的關心,略一猶豫還是點頭答應。

“哎,那好吧。”

“老婆子就不去拖你們後腿了。”

“不過你們先等等,奶奶我還有其他手段,助你們一臂之力!”

老人家說完,吩咐華九難去屋裡取出黑紙筆墨。

在胡菲兒幫助下,不大一會兒功夫,就紮出四個騎著高頭大馬,手拿大刀的紙人。

聾婆婆拿起毛筆,對陳大計說道:

“二孫子,奶奶需要你的純陽血,給他們啟靈。”

“好的奶奶!”陳大計毫不猶豫,對著自己鼻子,嘭的就是一拳砸下。

瞬間鮮血橫流。

這一套動作,陳大計完成的行雲流水,熟練的讓人心疼。

陳富心疼的接連跺腳,唉聲歎氣:

“這倒黴孩子,為啥非要學七傷拳......”

陳大計唯恐鮮血不夠,還用力擠了擠自己鼻腔。

然後雙手捧著,一臉傻笑的送到聾婆婆眼前。

“奶奶,給。”

“不夠的話您就說,大不了我再錘自己一下。”

聾婆婆滿臉愕然,心疼的問道:

“好孫子,以前時候,你臉上的傷都是這麼弄得?”

陳大計連連點頭。

“是啊是啊,奶奶我錘自己鼻子,都錘出經驗了。”

“我和您說啊,我輕輕用力,出的血夠染五十個小石頭。”

“要是多用點力氣,噴出的血就能染七十個小石頭。”

“我要是再使點勁......”

聽到這裡,心疼自己兒子的陳富,終於忍無可忍、破口大罵。

“小王八犢子,你還想使多大勁?”

“照這樣下去,不用臟東西害你,你自己就能把自己錘死!”

聾婆婆一聲歎息,雖然萬般心疼陳大計,但錘都錘了,血也不能浪費不是?

於是拿起毛筆沾滿,在紮好的紙人身上,畫上各種神秘符號。

這種特殊的符號,古樸而蒼涼。

不同於道家符籙、佛家經文,完全自成一體。

如果非要歸類,應該屬於我神州上古巫術的一個分支。

聾婆婆一邊畫,一邊哼唱著所有人都聽不懂的古怪音節。

“哼倪嘰矣多巴,那涅多亞拉,恕空噶你呢故,那涅多亞撒雷得。”

“瀘沽,路西咋呀提拉托!”

隨著聾婆婆的哼唱,周圍陰風四起,愁雲慘淡。

四麵八方同時傳來各種聲音。

哭喊、嬉笑、怒罵、狂吼,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