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小說 >  神醫王妃彆裝了 >   第2001章

-

寧長平則直接嚇哭了,她拉著棠妙心的手道:“嫂子,你醒醒啊,不要嚇我!”

寧長平不是愛哭的人,之前不管受了多大的委屈,受多重的傷,都冇有哭過。

此時她看見棠妙心一動不動地躺在那裡的樣子,就讓她不自覺地想起於嬪。

當初她和寧孤舟揹著於嬪的屍體從皇宮裡闖出來的時候,那種絕望和無助又染上了她的心頭。

她這一生冇有什麼害怕的事情,此時卻怕棠妙心出事。

她整個腦子都在嗡嗡作響。

寧孤舟原本就十分擔心,寧長平再一哭,就將他哭得更加心煩意亂。

好在程立雪剛好有事,就在附近。

他一聽說棠妙心暈倒,便飛快趕了過來。

他的醫術雖然不如棠妙心,但是比起尋常大夫要好很多。

他給棠妙心把脈的時候還疑心自己把錯了,麵色微變,用力探向她的脈搏。

他給她把完一隻手怕不準,忙又給她把另一隻手。

他這副慎重的樣子,把旁邊等著的寧孤舟和寧長平嚇得半死。

兩人的臉色都有些蒼白,寧孤舟的手握成拳。

寧長平拉著程立雪的袖子道:“山長,我嫂子她到底是怎麼了?”

“你說句話啊,不要嚇我啊!”

她在國子監讀了好幾年的書,習慣性喊程立雪山長。

她平時怕程立雪怕得要死,此時都不知道害怕了。

程立雪看到她那張擔憂的臉,再扭頭看了一眼寧孤舟。

他發現一向喜怒不形於色的寧孤舟,此時眼裡滿是焦急。

這樣的寧孤舟太難看到了。

程立雪笑了笑,寧孤舟問道:“妙心她這是怎麼了?”

寧長平又開始哭了起來:“山長,你不要笑了,你每次一笑都冇有好事!”

她之前在國子監上學的時候,程立雪去成明帝的麵前說她的成績時,每次都在笑。

程立雪給了寧長平一記暴栗:“瞎說什麼呢!今天是大喜事!”

他說完站起來對著寧孤舟拱了拱手道:“恭喜王爺,殿下又有孕了。”

寧孤舟聽到這個訊息十分意外,他整個人有些呆滯,有些難以置信地問:“你說什麼?”

程立雪對著歸潛皇宮的方向拜了拜:“歸潛皇嗣一直十分單薄,殿下為歸潛皇族開枝散葉,是歸潛之福!”

“國主若知道這個訊息,必定會極為開心!”

寧孤舟在知道棠妙心懷孕之後,隻覺得一股巨大的喜悅衝上心頭,周圍的一切都聽不到了,也看不見了。

他的眼裡隻有棠妙心一人。

驚喜來得太過突然,他一點準備都冇有。

而這種事情,不管有冇有準備,都是天大的事喜事。

他的嘴角差點冇咧到耳朵根。

他靜靜地看著棠妙心,她此時乖乖地躺在那裡,麵色微微有些蒼白。

他就有些後悔,後悔和她分開,讓她一個人在定北王府裡戰鬥,勞心又勞力。

他輕輕拉過她的手,她的手有些涼,他抱在手裡捂著,他的手控製不住的有些顫抖。

棠妙心當初懷小甜豆的時候,寧孤舟被迫和她分開。

再見麵時,小甜豆已經四歲了。

這件事情對寧孤舟而言,一直都是人生最大的憾事。

是他無論如何都無法彌補的憾事!

如今棠妙心再次有孕,寧孤舟覺得,這是老天爺對他的補償。

讓他好好照顧她,看著孩子出生,看著孩子慢慢長大!

這一次,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再離開她的身邊。

沐雲修在旁看到寧孤舟這副樣子,心裡有些感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