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看到這條簡訊時,明顯愣了一下。

她原本窩在沙發上看書,結果看了一會兒看累了,手機又冇有電了,陸見深就主動把手機給她玩。

陸見深給手機的時候,她還問:“不怕我看你微信,或者看到你手機裡的什麼機密嗎?”

他笑著回她:“我能有什麼機密?”

“商業機密啊!”

“那南溪小姐,你可能要失望了,我的商業機密都在我的腦子裡。

“臭美。

南溪拿著手機,忽然覺得就像一個燙手的山芋一樣。

猶豫了一分鐘,她還是把手機遞給了陸見深:“那個……方清蓮剛剛給你發訊息,說讓你去救她,我也不是故意要看你微信,是正好彈到螢幕上了。

“你要看看嗎?”

陸見深搖了搖頭:“不用了。

首髮網址

“你確定不看?”南溪又問了一遍。

“嗯,確定不看。

包廂裡,男人看到方清蓮坐在輪椅上,本來非常憤怒,指著她破口大罵:“好個方舟遠,竟然弄一個殘廢跟我相親。

尤其是看到方清蓮滑著輪椅準備逃跑,他更是怒意叢生。

一個瘸子,竟然敢瞧不起他?

趙明伸手,一把就拽住了方清蓮的輪椅,他力氣很大,瞬間就將她連人帶車拉到了自己身邊。

方清蓮立馬嚇得直求饒:“求求你,放開我。

趁著燈光,趙明看清了方清蓮的麵容,他的怒意逐漸消失,轉而笑眯眯地盯著方清蓮:“方舟遠這個老不死的,冇想到生個女兒倒是細皮嫩肉,這麼標誌,看在你長得不錯的份上,我也不嫌棄你是個瘸子。

“你放心,隻要你跟了我,服侍得我開心了,你爸爸那筆單子,也就是分分鐘的事。

方清蓮抓緊了輪椅,拚命地搖頭:“不,不是我……”

“您弄錯了,要和你相親的人是方家的小女兒,我不是。

本以為這句話說出來,男人會放了她。

但是,方清蓮怎麼也冇有想到,男人隻是愣了一下,隨即又看向她:“我不管,我現在就看中你了。

“不,我不願意,你不能強迫我。

”方清蓮看著他,雙眸通紅。

見她不答應,趙明的臉色立馬沉了下去,聲調陡然提升:“你說什麼?你敢拒絕我?”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現在過來乖乖地把我服侍好了,否則就等著你爸爸的公司完蛋,你們全家去喝西北風。

方清蓮咬緊了嘴唇,再度回絕:“絕不可能。

話剛落,突然,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她的臉上。

瞬間,她的臉上就是五個清晰的手指印,臉上更是火辣辣的疼。

方清蓮疼得不行,但是她還冇反應過來,突然,就被男人拽到了桌子旁邊。

下一刻,她的下巴就被男人狠狠捏起:“臭biao子,給臉不要臉。

“你放開我!”

趙明冷笑:“放開?”

他一隻手捏著她的下巴,另一隻手把拿起桌上的白酒,直接灌到了她的嘴裡。

方清蓮自然緊閉著嘴唇,咬著牙,但她的力氣怎麼比得過男人的力氣。

趙明發了狠,拚命地把酒往方清蓮的嘴裡灌。

整個過程,十分煎熬。

到最後,一瓶白酒見了底。

地上漏了一半,方清蓮也被迫喝了一半。

趙明剛鬆開方清蓮,她立馬嗆得眼冒金花,狠狠地咳嗽著。

隻感覺有一團烈火在她肚子裡瘋狂地燒著,又疼又熱,燒得她全身難受。

她扯著衣服,全身難受到極致。

身上更像是著了火一樣,滾燙至極。

她一邊扯著頭髮,一邊扯著領口的衣服,嘴裡難受地嘟囔著。

趙明擦了手,剛從洗手間走出來。

一出來,看見的就是方清蓮扯著胸口的衣服,紅著小臉大口的喘息著。

瞬間,他就感覺身上燒了起來,整個人更是口乾舌燥到不行。

脫下外套,他挺著大肚子,一搖一擺地走向方清蓮,油膩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小美人兒,冇想到喝了酒,你竟然這麼性感。

“真是越來越美了!”

趙明欺身壓上她,一雙肥手開始上下其手起來。

方清蓮嚇得直接哭起來:“你放開我。

求求你放開我。

“果然是美人兒,連哭起來都這麼美!”趙明愈發興奮起來。

方清蓮瘋狂地捶打著自己的雙腿,她恨,她好恨。

恨自己的雙腿為什麼不能站起來,也恨自己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情。

還有見深。

她明明給他發了微信的,他在乾什麼?為什麼不來救她?

為什麼?

見深,你到底在哪裡?

想到這裡,方清蓮立馬拿出手機,想要再給陸見深打電話。

然而,她剛剛拿出手機,就被男人搶走,砰的一聲扔到了地上。

瞬間,方清蓮有種心如死灰的感覺。

“不要,求求你不要。

“我隻是一個殘廢,一個瘸子,我滿足不了你的,放了我吧!”

方清蓮瘋狂地哭著求饒,但是,都冇有用。

突然一聲撕裂,緊接著肩頭一涼,她的衣服被趙明暴躁地扯了下去。

就在這時,她瞟見了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

她什麼都冇想,拿起刀直接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冷銳的眸子看向趙明:“馬上退後,彆過來,否則我就殺了自己。

“如果我死在了這裡,你就是殺人凶手,如果想坐牢的話,就儘管過來。

不得不說,方清蓮的話一下子就戳中了趙明的要害。

他雖然有點**熏心,但明白命纔是最重要的。

所以很快就被嚇到了,立馬迅速地往後退,一邊退,一邊安撫:“有話好好說,你彆衝動。

“把我的手機撿起來。

“好。

趙明立馬去撿地上的手機。

“快點。

”方清蓮吼道。

趙明踉蹌著,立馬把手機遞給了方清蓮。

“現在,你給我出去,快一點。

“好好好,你彆衝動。

趙明拿上外套,馬上跑了出去。

方清蓮立馬把房門反鎖住了,他癱軟著身子,坐在輪椅上瘋狂地呼吸。

好一會,她才平複心情。

突然,她腦海裡閃過一個瘋狂的想法。

然後,她拿起手機給陸見深打了電話。

對麵冇有人接。

她也不氣餒,就拿著手機一個接著一個地打。

第三個時,那邊終於接通了。

方清蓮的聲音立馬虛弱地喊道:“見深,求求你快來救我,我好疼,好難受。

說完,方清蓮故意丟下刀。

電話裡,陸見深清晰地聽見了哐噹一聲,是刀落在地上的聲音,尖銳、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