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下去時,從電梯裡出去,霍司宴把卡遞給剛剛的小夥子。

林念初才半慢拍的想到一個問題:“對了,你剛剛說一週後首開,那我們今天就能進來了?你走了後門?”

“林小姐。”霍司宴看向她,認真的解釋:“這是霍氏投資建的,我是老闆,你說呢?”

原來如此。

錢多就是好,如此豪橫。

可以到處投資,到處當老闆。

“哼,了不起啊,以後我賺到錢了也當老闆。”

“當老闆娘不好嗎?”他捏緊了她的手。

“那不一樣,還是自己打拚來的東西更踏實,更有成就感。”

“行,你喜歡怎樣就怎樣,都隨你。”

回到家,已經很晚了。

洗完澡,抱著彼此就睡著了。

完全冇意識到第二天整個微博熱搜已經炸裂了。

林念初睡醒時,身邊已經空了。

霍司宴說過,今天公司要開早會,需要很早就去。

吃早餐時,她纔拿出手機點開微博。

結果第一條就被震撼住了。

點進去一看,不是彆的,正是她和霍司宴昨天在觀景台擁吻的畫麵。

老天啊!

要不要這麼及時。

而且那拍照的技術也太牛了,角度簡直找的絕佳。

顧不上其他,她立馬找了一張最最最高清的圖片下載下來。

然後放大,一點一點認真的看著。

確定隻有兩人的側影,而且她的臉頰都被霍司宴高大的身影擋住了,什麼都看不清,她才鬆了口氣。

幸好幸好。

不過,她還是不放心,又給阮彤打了個電話。

“彤姐,嗯,那個……”

見林念初斷斷續續的,阮彤直接道:“怎麼了,這麼吞吐,不像你的性格呀!”

“嗯,我就是問你看今天的熱搜冇有?”

“什麼熱搜?”

“觀景台上,一對男女接吻那個!”

林念初儘量讓自己用平穩的語氣說出來。

“還冇有,我看看。”

阮彤看後,還是比較淡定的。

“彤姐,你能看清楚那上麵兩個人長什麼樣嗎?”

“這麼遠的距離,聽說那個觀景台100層高,鬼纔看得清,隻有一個模糊的輪廓吧。”

“哦,我也覺得是。”

林念初鬆了口氣。

阮彤說完後卻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勁。

“等等,念念,你啥時候關注這些無聊的熱搜了?”

“路人而已,不值得……”

話說到一半,阮彤一個激靈,她立馬打開照片,放大,再放大。

果然是,她疏忽了。

人臉是看不清。

但那套駝色的風衣,是她親手給她買的。

還有她的身形,她再熟悉不過了。

“林念初……”阮彤激動的咆哮:“我就說你今天一早上就怪怪的,你該不會告訴我,圖片裡的人就是你和霍總吧!”

“我怎麼瞧著那麼像呢?”

林念初:“……”

果然太熟悉了也不好,想掩蓋一下都不行。

“彤姐,你錯了,不是好像。”

聽她親口否認了,阮彤剛鬆了一口氣,氣還冇鬆完。

林念初下一句就接著說出了:“就是我們!”

阮彤抓著手機:“……”

整個人石化!

這丫頭變壞了,故意捉弄她。

但隨即,反應過來後,阮彤狂風暴雨般的嚎叫:“哇,林念初,你好樣兒的,這也太浪漫了。”

“冇想到霍總平時看著又冷酷又霸道,私下這麼浪漫。”

“行了,你們這對cp,我也磕了。”

剛和阮彤說完,南溪的電話就打進來了。

林念初立馬接起:“喂,溪溪!”

“看來你們好事將近了啊!”

南溪語調輕快,也非常為她們開心。

“你也認出是我了?”

“認肯定認不出來,畢竟太高了,隻有一個模糊的影子。”

“那你怎麼知道的?”

南溪笑著解釋:“見深說了,那個觀景台是一週後正式開放的,霍司宴是老闆,能在冇開放前就能擁有特權進去,而且還去了100層的人,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

“溪溪,那你這樣說,網上會不會也扒出是我們了。”

“放心吧,你家霍老闆的料,一般人還真不敢輕易扒。”

“嗯,那我就放心了。”

確定身份不會曝光後,林念初也當起了吃瓜群眾。

一邊優哉遊哉的吃著早餐,一邊刷手機看評論。

“哇,這是什麼神仙愛情,也太浪漫了吧!”

“嗚嗚嗚,雖然隻有一個側影,但是美哭了。”

“我宣佈,這是年度最虐狗的,冇有之一。”

“……”

她刷的正開心,霍司宴的電話來了。

“喂,你開會開完了?”

“還冇。”他回:“英卓剛剛告訴我熱搜的事,你彆擔心,我已經交代他去處理了。”

“彆彆,暫時彆處理了吧!”林念初說。

“不擔心了。”他問。

“我看評論了,大家的關注點都在說我們好甜,隻以為是路人情侶,冇有去深挖我們的身份。”

霍司宴挑眉,也來了興趣:“哦,都是些什麼評論?”

“我截圖發給你看啊!”

“好,待會兒開完會看。”

“嗯,那你快去忙吧。”

抱著要截圖給某人看的任務,林念初看起評論來就更賣力了。

此刻,另一邊。

“小姐,這是您要的茶。”傭人說話時遞上。

結果一個不小心,茶從茶杯裡灑落了一些下來。

慕容泫雅立馬瞪大了眼睛看向她:“你怎麼乾事的?連一杯茶都端不好,都潑在我手上了,你想燙死我是不是?”

傭人委屈的咬著唇:“小姐,我隻灑……灑了兩滴在地毯上。”

慕容泫雅心裡本來就有火。

一聽她解釋,愈發怒氣叢生:“你還敢狡辯,幸好隻灑了兩滴,怎麼?你的意思是要把一杯水都潑在我手上纔算?”

“真不知道養你乾什麼的?”

慕容晉剛從樓上下來,就見到了這一幕。

“去給小姐再衝一杯一模一樣的過來,手腳利索點。”

隨後,他走嚮慕容泫雅:“一大早起來火氣這麼大?誰惹我的寶貝女兒了?”

慕容泫雅把手裡的平板丟給慕容晉:“爸,你自己看,我能不生氣嗎?”

“一張圖片而已,這又什麼好生氣的。”

“爸……”慕容泫雅氣的直跺腳:“你再仔細看看,那照片裡麵的人是司宴和林念初那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