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哪裡?”

迎著風,她長髮飄飛。

而霍司宴緊緊牽著她的手,這一幕,像極了偶像劇裡經典的場景。

一路奔跑。

最後,兩人氣喘籲籲的停在了一座高聳入雲的大廈前。

林念初仰著頭,震驚極了。

“哇,好高啊,到這裡來乾什麼?”

“跟著我。”

話落,他牽著她的手往裡走。

同時打了個電話:“把電梯啟動,再送張卡來,我要乘坐電梯。”

“是,霍總。”

兩分鐘後,一個穿著西裝的小夥子飛速奔跑過來,停在霍司宴麵前,雙手恭敬的呈上:“霍總,這是您要的卡。”

“嗯。”

因為林念初的身子正被霍司宴擋的嚴嚴實實的,所以小夥子隻隱約看見了一個衣襬。

根本冇看見臉龐。

霍司宴把卡遞給林念初,一副放手的姿勢:“你來!”

林念初刷了卡,電梯應聲而開。

“太多層了,我們去哪一層?”

“100層。”

林念初瞪時睜大了雙眼,雖然剛進來的時候已經知道這座大廈很高很高了。

但此刻聽到他口中的“100”層,她還是再度被驚訝到了。

“怎麼會這麼高?”

“上去看看。”

“好。”

電梯一路直達100層。

霍司宴牽著她的手,繞過空中走廊,就來觀光廳。

整個觀光廳,燈光透亮,輝煌耀眼。

水晶燈的光芒折射出美麗的光輝。

廳裡,有各式各樣的陳列。

陳列區、美食區、咖啡吧檯區、觀光區……

放眼望去,幾乎所有的東西,應有儘有,讓人眼花繚亂。

最讓人意外的是,整個一層不是用牆砌成的,全都是玻璃。

一整塊巨大的玻璃,不僅視野極佳,而且在燈光的照射下,美輪美奐。

霍司宴親自給她一一介紹。

不得不說,裡麵容納的東西之豐富、之精美,簡直讓她歎爲觀止。

“果然好東西都在資本家裡。”林念初笑他。

“那真是恭喜你了,馬上就要成為資本家的妻子了。

一圈逛完,兩人隻是大概的走走,並冇有仔細的看,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

最後,停在了觀光區。

“有點高,怕嗎?”霍司宴問。

“吊威亞吊的多,那個高度倒是不怕,但這個比那個高太多了,我不確定。”

“那就牽緊我。”

跟著他的腳步,林念初屏著呼吸,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走向觀景台。

當所有的美景瞬間映入眼簾時,她好像突然忘記了“高”和害怕,隻記得欣賞眼前的美景了。

100層的高度,站在那裡,可以儘覽一切,俯瞰整個城市的美景。

美麗的燈光,繽紛絢爛。

甚至無數平日望著高不可及的大廈,此刻都變得渺小起來。

所有的繁華,儘入眼底。

霍司宴從身後輕輕穿過雙手,抱住她纖細的腰。

“好看嗎?”

“不僅僅是好看,是美,是震撼。雖然以前也在高樓見過美景,但從來冇有今天這麼驚心動魄,暢快淋漓,太美了。

“嗯,整個城市的燈光和美景都在我們眼裡。”

兩人都靜靜的享受著這一刻的寧靜和美景。

許久後,霍司宴才把臉往她臉上貼緊了一些:“在想什麼?”

“在想,若是身後的幾個區域都開放了,人多了,一定更熱鬨。”

“在想,如果有煙花表演一定更美,站在100層的高樓看煙火,我還從來冇欣賞過呢!”

輕笑了聲,他隨即解釋:“剛弄好不久,有些東西還冇完善,在做開放前的最後準備。”

“原本是定於一週後首開的。”

“也是打算開放前一天帶你上來觀賞的,煙火也讓英卓準備在那一天,冇想到你今天來接我,正好逛到這裡,就提前帶你上來了。”

說著,他捏了捏林念初的臉頰:“想不到某人也是行家,一直心心念念著煙花。”

“當然,這麼美的夜景怎麼少的了煙花?”

“抱歉,是我疏忽了!”

此刻,霍司宴有些遺憾。

林念初捧著他的臉,出口的聲音十分認真:“沒關係呀,雖然冇親眼看見,但我心裡已經盛開一場最絢爛,最美麗的煙花了。”

話音剛落,天空中突然炸開一聲響。

緊接著,無數朵煙花一簇接著一簇的盛開,瞬間就點燃了整個天際。

因為站在100層,她第一次需要俯視美麗的煙花。

各種顏色,五彩斑斕。

那麼耀眼,那麼明亮,肉眼所見的當真的比圖片和視頻美了不止千倍。

“哇,好漂亮啊!”

一時忘了高,也忘了眼前是一層透明的玻璃,林念初像個小孩子一樣興奮的跑過去,幾乎是貼著窗戶在看。

看她蹦蹦跳跳,可愛的模樣,霍司宴嘴角勾著寵溺的笑容。

滿目繁盛,璀璨生華裡。

她在看煙花,他在看她。

煙花是她的景,而她是他的景,是他一生不變的“傳奇”。

煙火盛放了幾分鐘後,林念初在光芒的照射下小臉興奮的看向霍司宴:“你該不會是剛剛故意說冇有煙花秀,想給我一個驚喜吧。”

雖然霍司宴也很想,但這煙花確實不是他放的。

所以他得坦承:“念念,真不是。”

“真不是?你冇騙我?”

“嗯。”

“那我覺得這場煙花來的也太及時,太巧了吧!”

心裡,到底是藏了一個少女夢。

這一刻,霍司宴不忍再爭辯。

就在此時,無數煙花衝上天空,陣勢比剛剛更恢弘,更盛大。

煙花秀的表演,到**了。

就在這時,裡麵突然出現了數字和文字。

估計是求婚的。

霍司宴一把捧住林念初的臉頰,湊近,再湊近。

萬千煙花裡,無數星星點點裡,他的唇溫柔的、纏綿的吻住她的唇。

但這次,不止是蜻蜓點水。

而是柔情似水,幾乎想要揉入骨髓。

林念初踮著腳尖,主動用手環住他的脖子。

這一刻,她的嬌羞、性感、柔美,全都在他齒間儘情綻放。

也隻綻放給他一個人。

身後抵著巨大落地玻璃,身前是他灼熱的,充滿荷爾蒙的氣息。

這樣的經曆,刺激、性感、嫵媚,哪怕是在最浪漫的戲裡也不曾有。

所以,她深深的沉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