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馮曼曼抱著手臂,哭著蹲在地上。

u盤被她緊緊的捏在手心裡。

不遠的暗處,男人滿意的收起相機。

斷斷續續,他已經拍了幾十張照片。

回去刪減一下,最起碼有十幾張照片的角度和方位非常好。

坐上車,他給蔡品驍打了電話:“照片都找好了,整理好了發給你。”

“不用整理,原生態的最好,這樣大家才更能相信。”

蔡品驍又問:“她人呢?”

“蹲在地上哭呢!”

蔡品驍勾唇,溢位絕情至極的一句話:“很好,把她的位置資訊暴露給媒體。”

男人愣了一下,隨即道:“你可真狠,這好歹是你老婆,為了算計一個林念初,也用不著這麼狠吧,那些媒體來了估計會把她撕了,好歹同床共枕過,你就不心疼?”

“不該你管的事,彆管。”

“得,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是我的規矩,我自會履行好。”

馮曼曼蹲在地上哭了一會。

最後,實在是太冷了。

她起身想要離開。

可估計是蹲了太久,這幾天傷心過度,又冇好好吃飯,所以低血糖的原因。

她剛一起身,頭頓時天暈地轉的。

一個踉蹌,她直接摔倒在地上。

就在她撐著雙手,想要再度起身時。

突然,一群人扛著相機,瘋了一樣的跑過來。

眼前之勢,就像潮汐一樣,瘋狂的湧入。

不到一分鐘,她已經被一群人團團的圍在了中間。

黑壓壓的一片,密不透風的堵著她。

無數個人頭在竄動,她倒在地上,一片狼狽,手掌都是磨破的血跡。

“馮曼曼,請問網上說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嗎?你出道之前真的做過野模?”

“還有還有,照片的人都是你吧!”

攝影燈亮著,不停的閃爍著。

無數人對著她瘋狂的拍攝。

馮曼曼緊緊地捂著臉,一句話都不敢說。

她不敢做聲,也不敢反抗。

隻能任由這群人用一句又一句惡毒的字眼逼問她。

“馮曼曼,請你正麵迴應?”

“為什麼不說話?”

人群裡,又響起了議論聲:“看來都是真的。”

“是啊,一句話都不說,估計十之**了。”

馮曼曼痛苦的低泣著,心裡一片痛苦。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她這一生,不管何時,都冇有這麼狼狽過。

就在那她已經痛到極致,已經不抱任何希望的時候,突然,耳邊傳來一陣怒嗬:“都給我滾開。”

人群裡,再度沸騰。

“蔡品驍,是蔡品驍,大家快去采訪他。”

話一出,大家瘋狂的湧過去。

馮曼曼暫時得到一會喘息。

但因為雙腿痠疼,發麻,她試了好幾次還是無法爬起來。

“菜品驍,你和馮曼曼剛結婚,請問對於網上爆料的這些東西你有何看法?”

“我能有什麼看法?”蔡品驍冷哼,同時伸出手狠厲的指向一眾人:“我告訴你們,造謠滋事是要付出代價的,你們的誹謗已經對我和我的妻子造成了嚴重的傷害。”

“網上的那些東西,全都是子虛烏有,是有心之人杜撰。”

“要是誰再敢在網上釋出相關言論,我必追究到底。”

蔡品驍的聲音,句句震懾,都充滿了氣勢。

不僅趴在地上的馮曼曼被震撼了,心口感動極了。

就連圍在一旁的媒體也非常意外。

冇想到他竟然那麼護自己的老婆。

一群人對著蔡品驍瘋狂拍照。

他卻大聲怒吼:“滾,都給我滾。”

“我警告你們,我已經不是圈裡的人了,對你們也冇有絲毫忌憚,你們要是再敢糾纏我的妻子,我就對你們不客氣。”

有人還在拍,蔡品驍一個犀利的眼神射過去。

那人突然感覺一陣寒意,縮了縮脖子,默默的放下了相機。

見蔡品驍這裡不好惹,有人把目光投向了馮曼曼,瘋狂拍著。

一個上前,他直接將那人的相機扯到地上摔得稀爛。

一連摔了兩個相機後,大家都意識到他的怒火,紛紛離開。

蔡品驍則跑向馮曼曼,蹲下身,一臉溫柔的把她抱在懷裡。

出口的聲音,更是充滿了憐惜:“老婆,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來晚了。”

馮曼曼則主動抱緊他的脖子,嘴角散著淡淡的笑容。

“老公,不怪你,謝謝你及時趕到。”

“如果不是你,我真的會難受死的。”

上了車,蔡品驍將她溫柔的放在副駕駛。

馮曼曼卻扯了扯他的衣角:“老公,我想在後排躺著。”

“好。”

等馮曼曼在後排躺好後,蔡品驍透過鏡子望過去,嘴角勾起,露出縷縷危險的邪笑。

隻不過這些笑容,馮曼曼註定看不到。

“老婆,我們現在去醫院,你堅持一下。”

蔡品驍依然動情的演繹著。

“不用了老公,雖然受了傷,但都是一些皮外傷,我主要是精神受到衝擊,現在隻想回家好好躺著睡一覺。”

“好。”

不知為何,自從聽了林念初那些話後。

她再麵對蔡品驍,已經冇法做到像之前那樣盲從了。

如果她的黑料,真的都是放出去的。

那麼這一次呢、

她剛剛被圍堵,是不是也是他的手段。

馮曼曼心裡亂亂的,窒息的難受。

她不敢想,也不願意去想。

最後,隻是悶悶的躺在後排,一言未發。

“對了老婆,你不是說這幾天都不想出門嗎?怎麼突然到這裡來了?而且你也冇有提前告訴我,不然我可以陪著保護你。”

突然,蔡品驍問道。

馮曼曼心口下意識的一顫。

口中的話,已經脫口而出了:“如果冇有網上的事,今天這個商場舉辦的活動,本來應該是我的,也是我期盼了好久的一場活動。”

“雖然泡湯了,但我還是想來看一看,不想讓你擔心,所以就冇有告訴你。”

是的,馮曼曼說謊了。

她隱瞞了自己來見林念初的事。

透過鏡子,蔡品驍看著她,眼神驟然變得陰狠,毒辣起來。

真是讓他意外。

馮曼曼竟然開始對他說起謊來了。

看來,不能再坐以待斃了。

有些事情,他必須加快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