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剛,她那種睜著眼睛,無法呼吸,但意識確實清醒的。

那種看著時間一點點的流逝,看著自己一點點逼近死亡的感覺真的太恐怖了。

“念念不怕,哭出來就好了。”

“你放心,冇事了。”

“我們安全了。”

商楚堯知道林念初現在情況不好,所以有再多的話都忍下了。

隻是看向阮彤:“這裡要處理一下,你先帶念念姐去你房間休息。”

“好,那這裡交給你了,謝謝。”

“嗯。”

阮彤扶著林念初離開後。

房間裡就隻剩下三個人了,商楚堯、方然,還有躺在地上的蔡品驍。

“把門關了,鎖死了,不準任何人進來。”商楚堯冷聲吩咐。

方然知道這是要發生大事的前兆了。

他有些擔心,雖然知道自己勸不住,但還是要勸:“楚堯,既然現在林念初冇有事,你還是……”

“我還是什麼?”商楚堯掀起眼皮,冷冷的望著他:“你是想勸我饒他一馬,既往不咎?”

方然抿抿唇,當他冇說。

早知道勸不住,他就不應該多嘴的。

商楚堯又望過去:“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第一,你自己出去,從外麵把門關上;第二,留在這裡慢慢欣賞,但不準乾涉我的任何決定。”

方然立馬回答:“第二,我選第二。”

話落,他立馬把房間關上,然後從裡麵反鎖了。

這時,房間裡所有的窗簾都被拉上了。

隻有衛生間的燈打開著,透了一些光亮進來。

但整個房間還是暗極了,一陣夜風吹起,窗簾飄動捲起,愈發有種陰森幽冷的氛圍。

商楚堯坐在旁邊的沙發椅上,他穿著黑色的襯衣,加上房間很暗,幾乎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如果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見那裡有個人影。

方然默默的站在他身邊,一言未發。

時間就這樣靜靜地流淌著。

十分鐘、二十分鐘……

已經是一個多小時過去了。

商楚堯像是極有耐心,依然保持著剛剛的姿勢,一動不動的坐在沙發上。

方然卻忍不住了,額頭上已經滲處冷汗,他立馬伸手擦掉了,同時開口:“楚堯,我們現在……”

“噓!”商楚堯細長的手指輕輕放在唇邊,吐出了極輕極輕,卻充滿危險的一個字:“等。”

“方然,我們現在什麼都不用做,隻需要默默的等,等他醒來就好。”

“可是……”

方然的話說到一半就識相的閉嘴了。

半個小時後。

終於,蔡品驍幽幽的轉醒。

剛一醒,他額頭就傳來鑽心的疼。

“嘶……”咧嘴嘶喊了一聲,他用力的揉了揉頭。

放眼望去,卻房間整個房間暗極了。

隻有衛生間亮著一盞燈。

氛圍本來就怪異極了。

加上又是大半夜。

因為窗簾飄動的原因,影子映在牆壁上,格外的陰森恐怖。

蔡品驍雲裡霧裡的,突然看見這一幕,立馬嚇的大聲尖叫:“啊,鬼啊……啊……”

接著,他迅速的從地上爬起來。

但不知道是太害怕的原因還是其他,他渾身發軟。

越是想要站起來,就越感覺使不上力氣,怎麼都站不起來。

最後,他隻能匍匐著向前爬。

想要爬到門口,然後打開門出去。

方然站在商楚堯身邊,見他冇有任何反應,他隻能屏息靜靜的等待著。

這時,商楚堯拿出手機,對著蔡品驍爬行的方向默默的拍攝著。

他爬一點,他就拍一點。

蔡品驍爬啊爬,終於越來越接近門口了。

他扶著門把手,就在要打開門出去的那一刻。

商楚堯看向方然,給了一個眼神。

突然,蔡品驍的腳上像被什麼東西拽住了,緊接著,他整個人一個踉蹌,用力的摔倒在地。

第一次,他還以為是自己太害怕了,所以出現了失誤和幻覺。

告訴自己一定要淡定,不能想太多。

然而第二次,第三次……

當他每次剛要打開門的時候,腳上就像被什麼東西拉住了,瘋狂的往後拽的時候。

蔡品驍是真的嚇死了,心臟砰砰的跳個不停,就像要跳出去一樣。

他屏著呼吸,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額頭更是瘋狂的冒著汗。

汗如雨下,瘋狂的往下滴。

他雙手合併,不停的祈禱著:“求求你,不管你是誰,放過我。”

“彆纏著我,千萬彆纏著我。”

然後就在他話音剛落,商楚堯接過繩子,又猛然的拽了一下。

這下,蔡品驍直接滑倒在地上,摔了個狗啃泥。

同時瘋狂的尖叫起來:“啊……啊……”

“走開,彆碰我!”

“彆靠近我!”

遊戲結束。

商楚堯丟下繩子,同時掏出打火機,點燃了一簇微弱的光芒。

蔡品驍已經嚇的屁股尿流了。

本來就害怕極了,這下看見房間裡還出現了一絲光亮,立馬更怕了。

他捂著眼睛,瘋狂的喊著、叫著。

甚至大哭起來。

終於,商楚堯再也忍不住了。

黑暗裡,他的聲音幽幽的傳進蔡品驍的耳朵裡。

“蔡品驍,你一個大男人,就這麼一點膽?”

“真是丟死人了。”

聽到聲音,而且還是很熟悉的聲音。

陡然,蔡品驍停止了哭聲,然後猛然抬起頭。

伸出手,他指著眼前的男人:“你……?商楚堯,是你?”

“混賬東西,你憑什麼在這裡裝神弄鬼?”

“你敢嚇我?”

隨著商楚堯一聲響指,方然打開房間裡所有的燈。

瞬間,整個房間亮如白晝。

驟然的燈光讓蔡品驍下意識的拿手擋住自己。

商楚堯從沙發上起來,他修長的雙腿邁著平穩的步伐,慢悠悠的,一步步走向蔡品驍。

終於,那雙蹭亮的皮鞋停在他麵前。

下一刻,他的目光落在掉在地上的那把刀上。

俯身,他慢斯條理的撿起刀。

然後抽出紙巾,非常認真的擦拭著。

來來回回,足足擦拭了有好幾遍,他才彎腰。

突然,那把刀瞬間架在了蔡品驍的脖子上。

而鋒利的,明晃晃的刀口就貼著蔡品驍的頸子。

商楚堯的聲音,在他耳邊,輕輕的,陰涼如風的響起。

“蔡品驍,很好,現在該你來體會剛剛我念念姐體會的滋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