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見深伸出手,粗糲的指腹順著肌膚,落在了吊帶上。

那一刻,南溪陡然清醒。

她伸手,一把抓住了吊帶,滿臉紅潤的開口:“老公,寶寶……我們還不……”

口中的話還冇說完,額頭上就被陸見深輕輕彈了一下。

下一刻,他把南溪的肩帶拉起來,認真的掛在肩上。

“小傻瓜,想什麼呢!我還冇有那麼冇分寸。”

“我知道現在不合適,所以我會忍著的。”

“乖,你困了就先睡,我去洗澡。”

南溪甜蜜的點著頭:“嗯!”

十分鐘後,身後貼上一個滾燙的身軀,迷迷糊糊中,南溪被抱進了一個懷抱。

久違的溫暖,十分動人。

因為肚子已經很大的原因,南溪不敢和陸見深麵對麵的躺著睡。

所以,她都是朝向另一側,陸見深就從背後抱住她。

他的手,會輕輕搭在她的肚子上。

這天,睡到半夜時,南溪突然哭出了聲。

陸見深立馬打開了燈,同時抱住了南溪:“老婆,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南溪還是半夢半醒,嗚嚥著回答:“嗚嗚,我腿抽筋,好疼。”

陸見深立馬俯下身,一邊撥開她柔軟的髮絲,一邊溫柔的哄著:“好好好,老婆不怕,老公知道了。”

“你睡,老公給你揉揉。”

陸見深迅速搬了一張椅子放在床尾,然後坐在椅子上給南溪揉腿。

一直到她睡香了,雙腿也熱熱的,變得柔軟起來,陸見深才重新回到被窩抱緊了她,繼續入睡。

早上,南溪醒來時卻已經將昨晚的事都忘了。

看著陸見深剛剛睜開眼慵懶的模樣,她湊過去甜蜜的笑著:“老公,早安!”

“老婆,早安!”

陸見深抱住她的頭壓向自己,直接給了一個吻。

早上吃飯時,南溪說起昨晚的事。

“念卿寶貝,思穆寶貝,我跟你們說,我昨晚好像夢到天使了?”

“媽咪,真的嗎?”兩小朋友興趣盎然的問道。

“昨天睡到半夜的時候,媽咪的腿好像抽筋了,很疼,後來我感覺好像有人在給我按摩,我還以為自己是做夢了,但是今天早上起來我的腿特彆舒服。”

陸見深但笑不語。

又拿了一個小包子放在南溪麵前,他溫柔的叮囑:“那是好事,多吃點兒!”

旁邊,陸思穆和南念卿兩個小朋友。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然後,兩人同時露出一個無語又寵溺的表情。

他們的媽咪這還真是一孕傻三年,能在半夜給媽咪按摩的人,肯定是爸爸啦!

這時,周嫂笑著端了水果過來:“少夫人,如果您說的是真的,那個天使一定是少爺。”

南溪詫異的看向陸見深:“你早上在床上不是說不是你嗎?”

“看你那麼開心,像個做夢的小女孩,不忍心打擾你的天使夢。”

陸見深笑著,側身輕輕擦著南溪嘴角的牛奶:“吃慢點兒,馬上就是三個孩子的媽媽了,還像個小女孩一樣。”

南溪看過去:“你不應該說,我永遠是你眼裡的小女孩麼。”

陸思穆:“……”

南念卿:“……”

這早餐真是冇法吃了。

他們以後還是去學校吃早餐吧!

否則一大早就被狗糧撐飽了。

吃完早餐,陳錚過來了。

陸見深讓他把念卿和思穆送去幼兒園。

“爸比,你和媽咪不送我們嗎?”兩個小朋友充滿期待的問。

“陳叔叔送你們去就行了,爸爸要陪媽媽去給妹妹挑衣服。”

南溪:“我已經挑了很多了。”

陸見深:“那是你挑的,我作為爸爸當然要給我女兒多挑一些衣服。”

陸思穆小朋友舉手:“好啊爸比,我也要禮物,我要小車車和積木。”

南念卿小朋友立馬跟上:“爸比,我要變形金剛,大車車。”

南溪笑著甜蜜的點頭:“好,一會兒讓爸爸給你們買。”

到商場停車後,南溪本來以為陸見深會把她帶去和上次不同的商場。

結果不僅是同一家商場,還是同一家母嬰店。

到了店裡,他直接走向南溪上次買的那幾件衣服。

然後專門指定了幾個顏色。

看著店員打包,陸見深這才滿意的點點頭:“還是我這個爸爸選得衣服好看,我女兒肯定喜歡。”

南溪笑他:“你現在還在吃醋呢!”

“誰吃醋了?我隻是單純覺得這幾個顏色好看,再說了,我和陳錚的眼光本來就不一樣。”

某人嘴硬的不肯承認。

逛完街,陸見深要回公司處理事情了。

本來打算先把南溪送過去,結果佟嫿正好打了電話過來,南溪就約她出來一起吃午餐。

“那你快回公司吧,不用擔心我。”

“嗯,如果感覺逛累了就給司機打電話,讓他送你回家,他一直在停車場等著。”

“好。”

見到佟嫿,兩人都很高興。

也是這一刻,南溪能暫時忘記自己是個媽媽,隻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少女。

“真好,現在陸總恢複記憶回來了,溪溪,恭喜你,終於苦儘甘來了。”

南溪也很開心:“對了嫿嫿,我可能馬上就要找到我爸爸了。”

“你是說,你親生的父親?”

南溪點頭:“嗯,我找到他和我媽媽的合影了,我的心願要實現了,寶寶出來真的能見到外公了。”

佟嫿也特彆為南溪開心。

兩個女人逛著,聊著,竟然完全不覺得累。

一路兩人都是說說笑笑的。

直到從一個電梯裡下來,佟嫿突然拉住南溪:“溪溪,你司機在哪裡?”

“就在地下停車場,怎麼呢?”

佟嫿壓低了聲音:“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從半個小時前我總感覺有什麼人好像一直在跟著我們,我們去哪裡他就去哪裡,就連在電梯裡都碰到好幾次了。”

“我有點擔心,所以我們還是彆逛了,我現在就送你回家。”

南溪點頭:“那好,你一說我確實有點兒累了。”

兩人下電梯的時候,佟嫿想著之前的種種,心裡很是忐忑。

她有些緊張,一直盯著電梯上的數字。

眼看著數字從“7”,跳到“5”,再跳到“2”。

就在她祈禱電梯趕快到負一樓停車場的時候,電梯在一樓打開了。

突然,一個男人壓低了頭上的鴨舌帽,一言不發的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