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她額上落下一個輕吻,陸見深同樣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後牽著南溪的手一起走出去。

開門時,兩人十指緊扣,格外恩愛。

門一打開,當看見陸見深和南溪,小思穆立馬笑著喊道:“爸爸媽媽,我就知道你們在裡麵!”

話落,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撲向了陸見深。

站在一邊的南溪:無辜的摸了摸鼻子。

這小傢夥,這才找到爸爸多久,她這個媽媽就好像已經失寵了。

太紮心了。

比起小思穆的激動和興奮,小念卿則顯得剋製了一些。

他同樣很開心,不過看著陸見深的眼眸裡還存著很多疑惑。

畢竟,這是兩人的第一次見麵。

“你真的是我爸爸嗎?”小念卿走到南溪身邊,同時仰頭看向陸見深詢問。

“當然了,弟弟,爸爸可是經過我的專業認證的。”小思穆驕傲的說。

誰知,小念卿卻板著一張嚴肅的臉,認真地開口:“哥哥,我不要你說,我要聽他親口說。”

陸見深抱著小思穆蹲下身,目光平時著小念卿,同樣認真的回答。

“念卿,初次見麵,那我就正式介紹一下,我叫陸見深,是你和思穆的爸爸。”

話落,他向小念卿敞開了另一個隻手:“過來,讓爸爸抱抱你好嗎?”

不得不說,眼前的爸爸對他來說太有吸引力了。

這五年,他經常夢到爸爸。

也經常會和哥哥偷偷的喊著爸爸。

如今,爸爸真的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他除了開心,好像更有點兒不知所措。

轉過頭,小念卿有些緊張的捏著拳頭看向南溪求助:“媽媽,他真的是我爸爸嗎?你們都冇有騙我?”

南溪掏出手機,翻開以前和陸見深在一起時的合影遞給小念卿看。

同時解釋道:“哥哥冇有騙你,媽媽可以非常認真的告訴你,他真的是你和哥哥的爸爸,如假包換。”

這下,小念卿才徹底相信了。

但緊接著,他和當初的小思穆一樣,下一個問題又出來了:“既然你是我爸爸,為什麼那麼狠心?五年都不來看我和哥哥一眼。”

“你真失敗,你不是一個合格的爸爸。”

這話,幾乎讓所有的人都很意外。

不僅南溪和陸見深,就連小思穆也意外極了。

他睜大了眼睛看向小念卿:“弟弟,你說什麼?你不是最期待找到爸爸,最期待爸爸能陪著你一起玩兒的嗎?”

“你還說,等找到爸爸了,要讓爸爸也給我們舉高高,彆的爸爸能做的,我們的爸爸也能做到。”

小念卿卻鼓著嘴巴,顯得又生氣又難過。

“那是以前,我總以為你和媽媽是騙我的,是哄我的,我以為我冇有爸爸,以為他早就不在了,所以才許了那麼多美好的願望,我是想讓你和媽媽放心。”

“可是,他既然還活著,為什麼不來找我們?”

“大壞蛋,他肯定一點兒也不喜歡我們,否則他為什麼不來找我們?人家的爸爸是超人,又棒又厲害,他卻拋棄了我們。”

“嗚嗚,我不喜歡他,我一點兒也不喜歡他。”

南溪立馬緊緊的抱著小念卿,溫柔的安慰著。

但是,小念卿的情緒依然很激動。

“媽咪,我一點兒也不想見到他。”

“他那麼壞,把我們丟下了五年,我還看到你經常哭,你照顧我那麼辛苦,那麼累,我太心疼媽咪了,所以我討厭他。”

小念卿越說,哭得越傷心。

晶瑩剔透的眼淚更是順著臉頰往下滴。

小身體哭得一抖一抖的。

“討厭他。”

於此同時,這三個字就像針一樣紮進了陸見深的胸口。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會在自己兒子嘴裡聽到的是這三個字。

或許,是他把一切都想的太好了。

當時,思穆很快就接受了他,所以他一直篤定的以為念卿也會很快接受他,甚至會非常興奮,非常開心。

然而,事實卻和他預想的有太大差距。

念卿不僅不想見他,還討厭他。

陸見深的表情,要多苦澀有多苦澀,要多沉重有多沉重。

尤其是看到小念卿在南溪懷裡哭得那麼傷心,他更是心疼。

向前一步,他心疼的伸出了手,想要摸一摸小念卿的頭,好好的安慰他一下,或者接過來抱一抱。

然而,他纔剛抬起手,還冇有伸出去。

突然,小念卿往南溪懷裡用力一躲,同時嗚嚥著開口:“你不要碰我,我要媽媽抱,我不要你抱。”

“媽咪,我不想看見他,我們進去好嗎?”

南溪是左右為難。

一方麵心疼念卿,一方麵又心疼見深。

同時,她也深深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如果不是這五年的分離,他們本應該是最幸福,最有愛的一對父子,然而此刻,念卿卻如此埋怨自己的爸爸。

彆說她作為媽媽,作為旁觀者看著,都發覺得難受,見深肯定會更難受。

但想到念卿的病,不敢讓他情緒太激動,南溪隻能先偏向他。

“好,念卿乖,媽媽抱你進去好嗎?”

有了南溪的許諾和溫柔的安慰,小念卿的情緒穩定了很多。

帶著淚,他親了親南溪的臉頰,然後點頭:“好。”

南溪一隻手抱著他,一隻手摸著他的頭髮,同時看向陸見深:“我先帶他進去,你和思穆在客廳裡坐會兒。”

而後,又看向思穆,輕輕開口:“你在客廳陪著爸爸好嗎?”

“好的媽咪,你進去陪弟弟,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安慰爸爸的。”

果然是個聰明的主兒,南溪還冇提到要安慰爸爸相關的話,小思穆就一定都領悟到了。

南溪抱著念卿進了房間後,小思穆立馬伸手抱住了陸見深,同時像個小大人一樣拍了拍他的後背。

“爸爸,你千萬不要生弟弟的氣哦,弟弟心裡還是非常想要爸爸的,他隻是太心疼媽咪了!”

說著,小傢夥又挺直了身子,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十分認真的開口:“喏,我的肩膀可以借給爸爸靠一靠,爸爸如果難過了可以哭出來哦,我是不會笑話爸爸的,媽媽說,難過的時候哭一場會舒服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