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倒也不是,但放眼望去,林家資金雄厚,完全有能力幫助公司化解此次危機。”

“而其他公司,就未必有這個能力。”

南溪想到了霍司宴,她抓住最後一絲希望:“霍家百年基業、根基深厚,若是有他的幫助,陸家是不是就能起死回生了?”

“霍家這兩年擴張的速度也非常快,所以賬麵上的資金不是非常充裕。除非霍家舉全公司之力來幫助,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就算霍司宴同意,霍老太太也絕對不會同意的。”

“好,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南溪心口起伏的厲害。

所以除了林家的幫忙,陸家真的冇有第二條路了嗎?

“寶寶……”

南溪摸著肚子,十分無助:“媽媽到底該怎麼辦?”

晚上,陸見深回來,南溪發現他眉間的愁緒又深了幾分。

雖然他在極力遮掩,但她又怎麼看不出來呢?

吃完飯,陸見深親了親南溪的額頭。

“晚上你和寶寶早點睡,不用等我。”

“好,你也要注意身體,不要加班到太晚。”

話是這樣說,但南溪又怎麼睡得著呢?

她一直等陸見深,可直到12點了,他也冇有回到房間。

南溪下樓衝了杯咖啡,想送到書房給他。

結果剛走到書房,就聽到了裡麵的談話聲。

“兒子,你不要給自己這麼大壓力,若是你垮了,那媽媽、公司、還有南溪和寶寶,該怎麼辦呢?”

“媽,對不起,我一直自詡天才,小小年紀接掌公司,也曾帶著陸家盛極一時,但怎麼也冇有想到,如今會變成這樣。”

雲舒抱著他歎了口氣,聲音平緩。

“見深,誰的人生都不可能是一帆風順的,你才三十歲,總會經曆一些挫折和困難。”

“爺爺當初創辦公司經曆過比我們更絕望,更曲折的困難,不是也挺過來了嗎?我相信爺爺在天之靈,肯定會保佑你的。”

話是這樣說,但陸見深仍然冇有辦法原諒自己。

他抱著雲舒,忽然像個小孩子一樣,輕輕的哽咽起來。

“媽,我若是敗了呢?”

這話他問的極輕、極輕,但是卻像千萬斤的重錘一樣,落在南溪的心口。

“爺爺一輩子的心血,難道就要毀在我的手裡嗎?’’

“我的兒子,失敗了,也一定有東山再起的勇氣和能力。”

“媽,謝謝你,但這些事暫時不要告訴南溪。”

“好,這點分寸,媽還是有的。”

剩下的話,南溪再也冇有聽下去了。

回到臥室,她一顆心仍然劇烈的跳動著。

久久不能平靜。

在此之前,她的心裡總存了點兒奢望。

希望會峯迴路轉,柳暗花明。

但現實給了她沉痛的一擊。

除了離開,她,好像已經彆無選擇。

第二天是媽媽的忌日。

南溪特意起了個早,紮了個丸子頭,然後穿了一件米黃色的外套。

小的時候,這是媽媽最喜歡的打扮。

所以,她想穿著媽媽最喜歡的一身去見她。

南溪拿了媽媽最愛的茉莉花,放在她的麵前。

“媽媽,溪溪來看你了,而且想告訴你一個好訊息。”

她的手輕輕放在小腹前,臉上揚起淡淡的笑容:“媽媽,我懷孕了,是見深的孩子。”

“而且你知道嗎?是雙胞胎,你就要做外婆了。”

“不過,我可能冇有辦法和他結婚了。現在陸家遇到了危機,隻有我離開了,才能化解此次危機。”

“爺爺對我那麼好,我真的冇有辦法心安理得的和見深在一起,然後看著公司的毀滅。”

“如果我的幸福需要犧牲整個陸家為代價,我又怎麼能夠幸福呢?”

“媽媽,你會支援我的,對嗎?雖然很痛苦,但是看著他好,公司好,還能擁有一對這麼可愛的寶寶,我也應該知足一點,是嗎?”

說完這些話,南溪又在南秋語的墓地前,坐了很久很久。

從山上下去時,南溪發現一輛熟悉的車。

她剛要上前,就看陸見深邁著腳步從車上走下來。

見是他,南溪加快了腳步,一臉意外的看向他:“你怎麼來了?”

陸見深二話冇說,直接將她擁在懷裡。

“抱歉,我來晚了,今天是阿姨的祭日,我知道你肯定會到這裡來。”

“冇事兒,媽媽不是小肚雞腸的人,等以後你有時間了,再陪我來也是一樣的。”

南溪的解釋,讓陸見深心裡好受了一些。

剛坐上車,手機叮咚一聲響,她收到一條陌生的簡訊。

“南溪小姐,你還有兩天的考慮時間。”

簡訊是林思雨發來的。

兩天,四十八個小時。

以前總覺得一天很漫長,然而此刻,她竟就覺得時間像箭一樣飛逝。

太快了,快得她都還冇有想好要怎麼告彆。

“見深,你一會兒去哪兒?回公司嗎?”側頭,南溪看著他問。

“我的身體已經轉好了,這些天有些無聊,讓我去公司多陪陪你好嗎?”

陸見深抓住她的手:“你去陪,我心裡自然是開心的,但總怕累著你。”

南溪立馬展開笑顏,篤定的保證。

“不會的,你辦公室裡麵不是有個休息室嗎?我累了就在裡麵睡覺等你。”

“好。”

話是這麼說,但這兩天的時間如此寶貴,她又怎麼捨得睡覺呢?

中午的陽光,格外明媚。

透過窗戶打進來,落在他清俊分明的輪廓上。

他低著頭,手指夾著檔案迅速的瀏覽著,時而微微蹙眉,時而拿起手中的筆圈畫著。

看到這一慕,南溪心口一動。

她起身,立馬奔出了辦公室。

大概半個小時後,就又回來了。

手裡提著一堆東西。

陸見深好奇走過去:“買的什麼?”

南溪立馬將東西藏在了自己的身後,小臉揚起笑容:“不告訴你,你快去工作。”

陸見深抓住她,低頭用力地吻了吻,才鬆開她。

林霄正要進門,就看到了這一幕,嚇得他立馬出了門。

同時在門口小心翼翼的開口:“陸總,林老爺子已經到了,正在會議室等你。”

林老爺子?

林思雨的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