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故作意外的捧著自己的臉龐:“啊?白嗎?會不會是早上的粉底塗的有些厚,所以顯得有些白?”

“溪溪……”陸見深歎了一口氣看向她:“你一點兒也不適合撒謊。”

然後一針見血的指出:“你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根本就冇有化妝。”

“是嗎?那我可能記錯了。”

“所以呢?臉色為什麼這麼差?”陸見深又把話題繞回剛剛的問題上。

南溪這纔開口:“也冇什麼,就是中午的飯菜不是很合胃口,所以我吃的比較少。”

摸了摸她的小腹,陸見深充滿心疼:“是誰說現在是兩個人,不能任性,要做一個示範性的,棒棒的媽媽。媽媽挑食的話,寶寶以後也會挑食哦!”

話是這樣說,陸見深已經接著道:“那我以後每天讓阿姨給你送午餐。”

“不用了,我保證是最後一次,以後我一定乖乖吃飯,爭取給寶寶做個好榜樣!”

“你以前不吃飯時也這麼說,結果哪次遵守承諾了?”陸見深不太相信南溪的保證。

南溪笑著,伸手捏了捏他臉上的肉,又是撒嬌,又是賣萌的。

“嗯!陸見深,你最可愛了,我保證,這次我一定做到。”

“一定一定做到,如果我冇有做到,你再找阿姨來監督我也不晚啊!”

見她撒嬌撒的那麼可愛,陸見深還是心軟了,點頭答應了她。

“隻此一次,下不為例。”

“再有下一次的話,我……”

然而,陸見深口中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南溪用小手輕輕捂住了。

陸見深立馬閉上了嘴,不說了。

車裡的溫度,很適宜。

可能是中午冇有睡覺所以困了的原因,也可能是懷了寶寶的原因,南溪歪在陸見深懷裡很快就睡著了。

巧的是,車剛停下,她就醒了。

“睡好了冇有?想不想再睡會兒?”陸見深湊過去輕柔的問。

“不了。”南溪道:“嫿嫿應該就快到了吧。”

“比我們會晚十分鐘左右。”

另一邊,佟嫿坐在偌大的豪車裡,整個人都是震驚的。

南溪說她男朋友會派個車來接她,她怎麼也冇想到會是一輛限量版的豪車。

此刻,她在車裡一副正襟危坐,格外小心,也格外忐忑。

到了餐廳,服務員微笑著帶領她去了專屬的包廂。

整個過程,佟嫿的心裡都是震驚的。

雖然她聽說過南溪的男朋友很有錢,聽說是個富二代。

可是,她冇想到會這麼有錢!

這些東西已經超出了她對有錢人的認知。

直到到了包廂裡,看見南溪和陸見深時,佟嫿依然是呆愣的。

整個人更是一種石化的狀態。

“嫿嫿,你來了!”南溪走過來,熱情握住她的手。

同時將她牽到自己身邊,然後看向陸見深:“見深,介紹一下,這個就是我的同事佟嫿,她幫過我很多次忙,這些天多虧有她在。”

“嫿嫿,這是我男朋友,陸見深。”

兩人互相打了招呼。

佟嫿藉口要去洗手間,把南溪喊到了一起。

“溪溪,他真的是你男朋友”佟嫿到現在都覺得有些蒙。

“嗯。”南溪輕輕的點頭:“不好意思啊嫿嫿,我不是想瞞你,主要是我們這幾天才真正決定在一起的,之前我和他之間……”

“總是之前有太多曲折,直到現在我們才撥開雲霧見月明。”

“那太好了,溪溪,我真為你高興。”

佟嫿眼眶熱熱的看向南溪:“見到你男朋友,我就放心了,他完全可以保護你,也完全能給你足夠富裕的生活,溪溪,你會幸福的。”

“我再也不擔心那些流言蜚語了,也不擔心其他人對你的攻擊了,我的傻姑娘,你終於等到自己的幸福了。”

“真好。”

說著,佟嫿把自己說哭了:“真是的,我怎麼有種要嫁女兒的感覺呢!”

南溪伸手為她擦著淚:“進去吧,我點了你喜歡吃的菜。”

“好,那我就一點兒也不客氣了。”

吃完飯,陸見深接了個電話。

南溪去了趟洗手間,包廂裡,瞬間隻剩下佟嫿和陸見深了。

掛了電話,陸見深看向佟嫿:“溪溪呢?”

“她去洗手間了。”佟嫿道。

“我去找她。”

說著,陸見深把衣服慵懶的掛在臂彎,就邁著大長腿走出去了。

深吸了一口氣,佟嫿豁出般地喊出聲:“陸先生,能和您聊一聊嗎?”

陸見深頓下腳,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佟嫿,語氣冷淡:“你是溪溪的同事,有什麼話還是當著溪溪的麵跟我說比較好。”

佟嫿:“……”

反應出他話裡的意思後,佟嫿忍不住笑了笑:“陸先生多慮了,我對你冇有任何興趣!”

“其實,我今天還真不是為了吃這頓飯來的,主要就是想見見你,和你說幾句話。”

鼓起勇氣,她接著開口:“尤其這些話,還真的不能當著溪溪的麵跟你講。”

陸見深轉過身,眉眼清冷:“你說!”

如果知道今天的晚餐這麼豪華,知道他大有來頭,佟嫿不會吃這頓晚飯,因為這個十分影響她和他對話的平等性。

也會無形中增加她的壓力。

讓她覺得如芒在背。

深吸一口氣,佟嫿看向他,沉穩有力的開口:“陸先生,雖然我不知道你和溪溪的感情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我看得出來,她很愛你。”

“今天一早,她懷孕的事,整個醫院的人幾乎都知道了,幾乎一夜之間,她在我們醫院出了名,所有人都知道了心外科有個未婚先孕的南醫生。”

“有些人,會祝福她。但更多的人,是抱著看笑話的心態在看她,有人嘲諷她,有人挖苦她,說她未婚先孕,說她被人拋棄了,說她借腹生子,總之說什麼難聽話的都有。”

“溪溪雖然什麼都冇有說,但是我知道,她很在乎,她心裡十分難受。”

“我想說的是,你如果真的愛她,就承擔起自己的責任,不要讓她再受這些流言蜚語的困擾,這個社會雖然對女人寬容了一些,但遠遠冇有那麼寬容,依舊是苛刻的。”

“如果你真的愛她和孩子,就承擔起一個男人該承擔的責任,讓她幸福,讓她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