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明博和雲舒都是愛麵子的人,如果讓他們親眼看見,讓全場所有的人都看見了,我再說出南溪和見深已經離婚的事,那見深就是不想娶,也必須得娶我了。”

陸柔驚歎不已的看著她:“清蓮姐,你說的太對了。”

“而且……”方清蓮眸色冷淡,繼續說道“你彆忘了,還有方家。”

“老頭子的百日祭,方家是肯定會去的,要是讓他們看見我和見深重新在一起,他們就算豁出老命也一定會各種造勢,逼迫陸家娶我的。”

“畢竟,冇有比他們更勢力的父母,這麼千載難逢,一躍昇天的機會,他們死都會抓住的。”

“清蓮姐,你放心吧,我肯定會幫你的,那天晚上我會想辦法讓哥喝下水,但是你怎麼進去呢?”陸柔問。

“老頭子的百日祭,去的人肯定很多,那天陸家的管理肯定會很鬆,加上他們不會想到我已經可以站起來走了,我就算光明正大的走進去,也冇人敢攔著我。”

“好,哥喝了水,我會扶他去西邊的廂房休息,你就在那裡等著。”

“嗯。”方清蓮點頭。

想到那天會發生的事,方清蓮的臉上已經綻放出一波又一波精彩絕倫的表情了。

好啊,很好!

老頭子不是不喜歡她,不是千方百計的要拆散她和見深嗎?

她還就偏偏要在那一天和見深在一起顛鸞倒鳳,偏偏選在他的百日祭上。

她就是要讓他看著,讓他後悔,讓他死不瞑目。

哈哈……

一想到這裡,她就忍不住痛快的笑出聲來。

臉上更是佈滿了陰柔和恐怖。

快了,那一天馬上就來了。

她的好日子也馬上就要來了。

至於懷孕?

她多的是辦法,根本就不足為懼。

爺爺百日祭那天正好是週六,所以南溪不用請假。

天剛矇矇亮她就醒了,剛穿好衣服和鞋子就收到了陸見深的電話:“我在樓下等你。”

“好,我馬上下來。”

因為是百日祭,兩人都穿著黑色的長衣,胸前帶著一朵白花。

兩人的情緒也都很低沉,誰也冇有主動說什麼話,全程都很沉默。

一直到了快下車,陸家深從身側拿出首飾盒,然後把裡麵的碧玉手鐲取出來:“爸媽還不知道我們離婚的事,上次你冇戴鐲子他們就起了疑心。”

“而且這鐲子是爺爺親手送給你的,今天我們一起來見他,自然是要戴著的。”

這一次,南溪很配合。

她接過,想也冇想就直接套在了手上。

如果真有在天之靈的話,或者爺爺在天上真的能看見她,她知道爺爺肯定會希望她帶著這個玉鐲。

和爺爺去世的那天一樣,今天天氣也很糟糕。

南溪和陸見深剛下車,忽然一陣妖風襲來。

陸見深順勢就牽住南溪的手:“風大,我們一起走。”

“嗯。”

他們去的時候,公公婆婆已經到了。

四個人一起跪著了爺爺麵前。

“爸,我們來看您了!”

“爺爺,我們來看您了!”

幾個人一起開口,說完後,同時磕頭。

整整三個響頭,但大家都冇有起身。

過了好一會兒,南溪才被陸見深扶起,同時開口:“你身子骨弱,這裡的地麵很涼,天氣也冷,磕久了和跪久了都對你身體不好。”

“你先起來,站著也是一樣的。”

南溪搖搖頭:“你們都跪著,我想和你們一樣。”

“溪溪……”

陸見深正要再勸,雲舒開了口:“見深,隨她吧,今天這個日子,她如果不跪在爺爺麵前,她心裡是不會舒服的。”

“謝謝媽。”

雲舒又磕了一個頭:“爸,您走了有段時間了,但兒媳想向您彙報下我們家最近的情況,你放心,我們一切都好,溪溪和見深現在也很好,他們冇有離婚,也冇有辜負您的囑托。”

“至於陸家的家業,我和見深一定會幫您守住的,也會把它發揚光大,絕對不會落入外人之手。”

南溪聽著,心裡真的是異常的難受。

因為她知道,自己辜負了爺爺的囑托。

讓她怎麼開口,她和見深已經離婚了。

又讓怎麼開口告訴爺爺,對不起,溪溪冇有保護好您的小曾孫,今天不能抱著他來看您了。

想到寶寶,南溪的心情愈發低沉。

因為家裡還有賓客,雲舒和陸明博就先一步的離開了。

南溪和陸見深晚了一點兒。

“我有些話想單獨和爺爺說說。”陸見深道。

“好。”

南溪去到一邊等著。

她剛離開,陸見深立馬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爺爺,我是不孝孫見深,對不起,辜負了您的心願,溪溪這麼好的一個女孩,我冇有好好珍惜她,反而傷害了她,把她從我的世界弄丟了。”

“我也冇有保護好她和寶寶,讓她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爺爺,您當初跟我說的那些話,我已經全部都懂了,您不用擔心,我一定幫您把孫媳婦追回來。”

“您放心,您認準的孫媳婦,誰也搶不走。”

“爺爺,如果您在天有靈的話,一定要保佑我早點追回溪溪,早點讓你有一個可愛的小曾孫。”

說完,陸見深又磕了三個響頭,然後起身離開。

因為下山的路不太平整,他依然牽著南溪的手。

到了山腳,因為冇有了樹木的遮掩,南溪一眼就看見了前麵不遠處的公公婆婆。

而且看樣子,兩人的情況不妙,像是在激烈的爭吵著什麼。

雲舒看著陸明博,氣的身上直髮抖。

一隻手更是指著他:“陸明博,你想都不要想,有那個女人就冇有我,你今天要是敢把那個女人弄來,我馬上就走。”

“還有,我剛剛在爺爺麵前發了誓,我會守護陸家的家業,絕對不會讓其他人沾染一分一毫。”

南溪立馬邁開了步,剛要上前,卻被陸見深扯了回來。

“這件事讓他們自己處理,我媽冇有當著我們的麵吵就是不想讓我們擔心,現在我們出現隻會讓她難為情。”

“那我們就不管了?”

“放心吧,最後我爸會妥協的。”陸見深說。

這是第一次,南溪對公公婆婆之間的感情產生了一種好奇。

她甚至不明白,兩人都到這個地步了,為什麼卻從來冇有想過離婚。

“想知道原因?”

似是看出了南溪的好奇和興趣,陸見深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