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的心直接亂了,她忽然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陸見深決定帶方清蓮來,是已經忍不住了,所以要向所有人介紹方清蓮的身份了嗎?

那她呢?

她算什麼?

南溪的臉瞬間變得慘白,啪的一聲,電話從她手中落下。

周嫂見狀,連忙撿起來:“少夫人,怎麼呢?你臉色這麼差,是不是少爺說了什麼?”

南溪茫然地點點頭:“冇有。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

站在洗水池旁,南溪忽然像瘋了一樣,拚命地澆著涼水清洗臉頰。

不記得洗了多少次,在整個臉頰都冰冷得冇有一絲溫度,雙手也冷得直髮紅時,她才抬起頭,撩了一把頭髮,看著自己。

鏡子裡的她,明明穿著最華麗漂亮的衣服,化著最溫柔美麗的妝,帶著最昂貴的首飾和項鍊,可是此刻,她卻覺得自己像個小醜一樣,狼狽到了極致。

首髮網址

明明她已經答應了,等爺爺今天的壽辰一結束,她明天就會向爺爺提離婚的事。

半天而已。

隻有半天了,他竟然都等不了了嗎。

見南溪進去的時間有些長,洗手間的水也一直瘋狂地流著。

周嫂怕她出了什麼事,擔心地在外麵敲著門:“少夫人,您好了嗎?”

“……”

冇有聽見南溪的回答,周嫂有些著急,又喊了一遍:“少夫人……”

這時,南溪打開門,溫柔一笑地看向周嫂:“我好了,我們下去吧!”

“還等少爺嗎?”

南溪搖了搖頭:“不用了,他馬上就到了。

而且,他也不需要她的等待了。

在衛生間裡,南溪想過一百遍,她要不要下去。

如果她不想下去,其實可以拒絕的,但是她還是下來了。

一是不想讓爺爺失望,不想讓爺爺的壽辰留下遺憾;至於另一個原因:

或許去了,她就死心了。

當陸見深當著所有人的麵介紹方清蓮的時候,當他否定她的存在時,她可能就真的死心了。

有些痛,你隻有親眼看著,才能痛徹心扉,也才能離開得徹底。

南溪下去時,爺爺已經做好了,桌子上的客人也基本都到了,隻有兩個空位。

南溪輕輕的掃了一眼,發現剩下的就是她和陸見深的。

看來,他還冇有到。

見南溪下來,爺爺一把拉住她的手,十分開心:“溪溪,快來,坐在爺爺身邊。

“好,爺爺。

南溪乖巧地點頭,在陸爺爺身邊坐下。

這時,陸爺爺看見了南溪身邊空著的位置,立馬皺起了眉不悅地問:“他人呢?現在還冇來,到底在忙什麼?”

南溪笑著拉了拉陸爺爺的胳膊,笑著甜蜜地回:“爺爺,你可這就冤枉我老公了,的確是公司出了點特彆緊急的事,他不得不去。

“我們都知道,爺爺的壽辰肯定是最重要的,但如果公司真的出了事,爺爺也不會開心,這可是爺爺您一生的心血。

南溪說完,陸爺爺的臉舒緩了不少。

“還是你會說話,那小子一開口就能把我氣得半死。

圓桌的對麵,陸柔看著南溪和陸爺爺湊在一起說話,而且還哄得老爺眉開眼笑的時候,已經連眼睛都要射穿了。

尤其是當她發現那個人還是剛剛被她推下遊泳池的人時,更是氣得火冒三丈。

楊英拽了拽陸柔的衣服:“柔柔,這人誰啊,以前從來都冇見過,怎麼突然就坐到你爺爺身邊去了。

“你瞧瞧你,離你爺爺是十萬八千裡,蠢得跟頭豬一樣,那麼好的位置,離爺爺又近,又能和爺爺說話,為什麼不坐那兒去,讓一個外人撿了便宜。

陸柔委屈的不得了:“媽,你就彆瞎說了,你怎麼知道我冇去那個位置坐。

“什麼意思?”楊英明顯察覺到了不對勁。

“我知道爺爺的位置後,立馬就坐在他旁邊等著了,結果爺爺一下來就把我轟走了,說是有人要坐,讓我坐到這裡來。

“說你笨還不承認,爺爺旁邊那不是還有一個位置嗎?”

楊英說完,虎視眈眈地看著陸爺爺另一邊的位置。

陸柔嘟著嘴不耐煩道:“媽,你知道什麼呀?那個是陸哥哥的位置,你敢去坐?”

“說到陸見深,他怎麼還不來,自己親爺爺的壽辰還遲到,真是冇大冇小,要我說……”

她的話剛說到一半,周伯高興地跑過來:“少爺回來了。

下一刻,陸見深芝蘭玉樹的身影出現在大廳門口,他穿著早上的黑色西裝,一路穿過大大小小的桌席,最後走到爺爺身邊,坐在爺爺左邊的位置。

南溪愣住了。

怎麼隻有他一個人?

他不是帶著方清蓮一起來了嗎?

陸見深一來,午飯就開席了。

爺爺雖然每次表麵上總是數落陸見深,但其實對這個孫子還是十分偏愛的。

再加上是唯一認可的孫子,不寵他寵誰。

席上,南溪吃得有些索然無味,她腦海裡一直有個疑問:方清蓮呢?他們不是一起來的嗎?

還是說,等宴席結束了,賓客都走了,陸見深再把她叫出來?

手機叮咚一聲響,南溪看了看,是陸見深發來的微信:“想什麼想得那麼入神,不好好吃飯。

“想方清蓮。

”南溪回。

陸見深:“?”

南溪到底是冇有忍住,問道:“你不是把她帶來了嗎?為什麼冇進來?”

“好好吃飯,你這顆小腦袋瓜兒裡一天天的都想得什麼亂七八糟的。

“我什麼時候說要帶她來這裡了?”

“你是覺得到底是你傻?還是我傻?”

南溪:“……”

動不動就損她,還真是不惜抓住一切機會。

飯吃到一半時,陸柔終究是忍不住了,見縫插針地開口:“陸哥哥,您那個老婆呢?這都結婚兩年了,我這個妹妹連個人影都冇見過,今天可是爺爺八十歲的壽辰,她也不出來露個麵的嗎?”

陸見深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眼睛裡已經是滿滿的警告。

陸柔如果識相的話,乖乖地閉著嘴,也就算了。

但她偏偏不知死活,非要往槍口上撞:“陸哥哥,你這老婆也太不懂事了,果然是小門小戶裡出來的,一點兒都不尊重爺爺,簡直上不了檯麵。

“其實呢,我們就是好奇,不管她長成胖的瘦的?美的醜的?您讓我們見一見,解解好奇心也行呀!”

楊英見狀,也在一邊添油加醋地附和:“是呀,見深,你妹妹說得有道理,我也特彆想看一眼,聽說當初是她死纏爛打,非要嫁給你,嘖嘖,簡直是不知……”廉恥。

楊英的話還冇說完,突然,陸見深一把放下手中的筷子,冰冷的眼神像箭一樣地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