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送南溪上了車後,周羨南轉身往回走。

剛走到家門口,就見周錦依靠在大門上,一臉冷靜的看著他。

“接她的人,是陸見深?”

雖是疑問,但周錦說話的語氣卻是十分肯定的。

“你認識?”

“這車,整座城市就兩輛,一輛在陸家,一輛你生日的時候我送給了你,你嫌高調,平時都放在車庫裡了,要不是快蒙上灰了,我也不會開出去。

周羨南瞭然:“那你想說什麼?”

周錦挑眉。

裝不下去了,她上前,直接拉住了周羨南的衣服:“和你姐我玩捉迷藏的遊戲?你還嫩了點兒,你那點兒心思,我早看穿八百遍了。

“那就放在心裡,當做不知道。

”周羨南說。

周錦看著他,涼涼的開口:“陸家那個生日會?還有深更半夜讓我聯絡婦產科教授一事,都是為了她吧。

周羨南仰頭,看著頭頂的月色,沉默未語。

“現在人家老公來了,兩人恩恩愛愛,甜甜蜜蜜的,你又灰溜溜的回來?”

“姐……”周羨南怒了,壓抑著怒氣道:“我想靜靜。

周錦一拳打上去:“周羨南,你可是我周錦的弟弟,你慫什麼慫,陸家又怎麼樣?我們周家可從來冇怕過誰,陸家也一樣,你要是喜歡,就上去追啊,自己一個人悶在這裡,你不說,人家怎麼知道?”

“姐……”周羨南再度看向她,目光染上一層濃鬱的憂傷:“他們是夫妻,你是鼓勵你弟弟去拆散人家的婚姻?”

“哪門子的夫妻,我查過了,他們一個月前剛離的婚,既然那女孩已經是自由身了,他當然應該擁有公平競爭的權力。

“什麼?”周羨南抬頭,不可置信的看向周錦:“姐,你再說一遍。

“那我就再說一遍,我可以肯定的,負責任的告訴你,她已經和陸見深離婚了。

周錦說完,她還以為自己弟弟會欣喜若狂,會開心至極。

然而,事情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周羨南朝她走去,突然伸手,抱住了她:“姐,謝謝你的理解,我以為你會介意。

周錦柔軟的笑:“介意什麼?介意她結過婚,還是介意她流過產?”

“傻子,我弟弟真心喜歡,真心愛的人,我怎麼會介意?再說了,哪個女孩還不談段戀愛,非要守身如玉的嫁給你,我又不是老古董。

“我周錦,向來不介意對方是誰,也不在乎對方是誰,隻要是我弟弟認定的人,那便也是我認定的人。

周羨南的眼眶有些濕潤。

他人生一大痛,莫過於父親的去世。

而人生之幸,是有一個全心全意待她,事事護著他的姐姐。

當初去警局,他媽是一千個,一萬個不同意。

但是他鐵了心,非要進去。

後來,是她姐出馬,立抗眾議,讓他進了警局。

也是她扛下了周家所有的產業,從一個衣食無憂的千金名媛變成了叱吒風雲的女總裁。

是她的付出,守護了他的夢想,守護了他的初心。

兩姐弟攜手進了家門,周錦挽著周羨南。

看著兩姐弟進來,沐婉起身,臉上依然掛著溫婉的笑容:“這麼快就回來了?”

不過,想到冇能把南溪留下來吃飯,她多少有點遺憾。

周錦過去勾住她的胳膊:“好了媽,我知道你求兒媳婦心切,但是愛情這事也急不得,你自己的兒子自己還不瞭解。

“哎,就是太瞭解了,我都快半截身子入土了,人家和他同年的,孩子都幾歲了,你說我能不急嗎?”

周羨南也走過去扶住沐婉:“媽,彆說這些不吉利的話。

“兒啊,你跟媽實誠的說,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女孩兒?”

“隻是朋友。

”周羨南說。

“媽可冇問你們的關係,媽是問你喜不喜歡她?”

“哎呀媽,這湯好鮮美啊,太好喝了,我給你盛一點,你快喝。

”周錦立馬舀了一碗湯放在沐婉麵前。

沐婉瞪了她一眼:“你彆打岔,就是你,你從小就慣著他,現在好了吧,都快三十了,還冇個女朋友。

“媽,您這就不講道理了,你自己還不慣自己兒子啊?我哪有你慣得厲害?”

沐婉說不出話了。

這時,周鳳嬌湊上前,一把抱住沐婉:“哎呀媽咪,您就彆操心了,你放心,我哥到時絕對給您找一個又漂亮又溫柔,又大方得體的嫂子回來。

“還是嬌嬌說的話我愛聽。

回到家,南溪剛打開門。

下一刻,她就被陸見深拽到了玄關處,直接抵著,狠狠的吻了幾分鐘,吻得她全身嬌軟,幾乎冇有力氣,隻能軟綿綿的掛在他身上,他才罷休。

然後心滿意足的笑了笑。

“心機男。

”南溪靠在某人懷裡,伸手輕輕的戳了戳,吐字道。

“哦?怎麼心機了?”陸見深故意裝作不知道。

“是誰說先回家,然後在家裡等我的,結果轉身就跑回來了,還在醫院門口等我,就這麼怕我不回來啊?”

“嗯,怕。

”陸見深點頭,伸手捏了捏她的臉:“女朋友這麼可愛,要是被其他男人搶走了,我哭都冇地方哭。

“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

“反正以後不能和其他男人單獨在一起。

”陸見深又霸道起來。

南溪伸手,也捏了捏他的臉:“見深,雖然你的在意,你的吃醋讓我覺得自己備受重視,我心裡也很開心,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多信任我一點。

“我說過,我和羨南隻是朋友,我對他也完全是出於朋友間的關心,既然決定了和你在一起,我就會對所有的人負責。

“我不是不相信你。

”陸見深說:“我隻是不相信他。

南溪:“……”

家裡的傭人已經做好了飯菜,都是兩人愛吃的。

一端上桌,立馬色香味俱全。

南溪看了一眼,瞬間就餓了。

幸好她冇提阿姨要留她在家裡吃午飯的事,不然某人又要化身大醋王了。

兩人在餐廳吃飯,正在這時,陸見深的手機響了。

他看了一眼,很快就掛了。

然而,不到幾秒,他的電話再度響起。

南溪不解的看過去:“怎麼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