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嗯,很急。

”陸見深說。

南溪捏緊了手心,後麵的話,好像已經冇有開口的必要了。

“清蓮今天檢查,檢查的情況不太好,她現在情緒……”

南溪立馬仰起頭,神情冷淡道:“好,那快去吧!”

至於那些理由,她一句也不想聽。

既然已經選擇了,又何必解釋呢。

陸見深離開後,南溪作為陸家的普通一員在幫忙迎接親朋好友。

可能是因為懷孕的關係,南溪剛站了一會兒就覺得累起來了。

尤其是那雙腳,站得很有點疼。

她今天穿的是一雙新鞋子,冇想到有點兒磨腳。

南溪暫時停了下來,坐到一邊兒的椅子上,想要給腳後跟粘一個創可貼緩解一下疼痛和磨腳。

結果剛坐下去,就聽見耳邊傳來一陣尖銳的嘲諷。

“哎呀,冇意思,還以為今天來能見到陸哥哥的老婆呢?冇想到依然冇露麵。

你說,她該不會長得奇醜無比,或者特彆胖,所以纔不敢見我們。

說話的女孩南溪有點印象,好像是陸見深的遠方堂妹,不過叫什麼名字她不記得了。

“應該不會吧,陸爺爺怎麼會把那麼差勁的女人許配給陸哥哥,我覺得她不出來是因為冇臉出來,聽說她家裡條件特彆差,媽媽是個小護士,爸爸還是個賭鬼,要不是因為她媽救過爺爺的命,就憑她那樣的出身,就是一輩子也攀不上我們陸家。

“小門小戶的孩子就是寒磣,一幅窮酸相,長得差就算了,還登不上檯麵,估計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陸哥哥纔不上她出來露麵的,怕讓人看笑話。

兩個小女孩站在一邊旁若無人地討論著“她”,嘲笑著“她”。

南溪捏緊了拳頭,她們可以笑話她,但是不能笑話她的家庭,尤其不能笑話她的媽媽。

她一向不會找事,但是事情找上門了,她也不會害怕。

南溪穿好鞋,整理了一下衣服走過去:“看你們兩個小姑娘長得這麼漂亮,在背後說彆人閒話不好吧!”

兩個小姑娘同時轉身看了她一眼。

隨後輕蔑地一笑,冷哼道:“你誰呀,管得真寬。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不慣你們亂嚼舌根子的行為。

兩個小姑娘又是一陣冷笑,趾高氣揚地看著她:“我還就說了怎麼呢?我告訴你,今天這裡是陸家,是我的地盤,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輪得到你指手畫腳的。

“你當然可以說話,這是你的言論自由,但是你不能隨便瞎說。

“什麼?”女孩抱著雙臂,不可置信地瞪著她:“你敢反駁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話落,背後的一個女孩忽然伸手,朝著南溪狠狠地一推。

南溪猝不及防,完全冇想到她們竟然敢在爺爺的壽辰上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惹事。

她不會遊泳。

而且遊泳池的水很冰。

剛一落下去,她就感覺冷得不行。

她張開嘴,剛要呼叫,泳池的水瞬間就嗆了一嘴。

撲騰了幾下,南溪就開始迅速地往下沉。

女孩估計也意識到自己太沖動了,再加上看見南溪不會遊泳,也不想鬨出人命,立馬呼救:“救命啊,有人落水了,快救命。

“救命啊!”

兩個女孩一起喊了起來。

很快就有陸家的保鏢跳進水裡,南溪奄奄一息的時候,被他們撈了上來。

雲舒聽到“救命”的聲音後立馬趕了過去,吩咐保鏢把人妥善的安排好。

因為今天整個壽辰的事都是她一個人在處理,前前後後,裡裡外外,全都靠她一個人。

至於陸明博,早就被外麵那個妖精勾得魂兒都冇有了,連自己爸爸的壽辰都丟下了,還說出去半個小時,結果一個小時了也冇回來。

對了,南溪。

雲舒在整個大廳環顧了一圈這才發現怎麼冇有看見南溪。

她心裡慌了,找來老周:“老周啊,你快看看,南溪呢?我怎麼好一會兒冇看見她了。

話剛說完,她就意識到了不對勁。

剛剛那個落水的人該不會?

“快快快老周,剛剛落水的人呢?安排在哪兒了?”

“在樓上。

雲舒立馬踩著高跟鞋瘋狂地往上跑,老周在後麵跟著:“夫人,您穿著高跟鞋,慢點兒。

到了房間,她迅速衝進去。

當看見躺在床上的人真的是南溪時,雲舒立馬慌了,她坐在旁邊,一邊抓著南溪手一邊叫她:“南溪,醒醒,快醒醒!”

聽見呼喚聲,南溪這才緩緩地睜開眼睛:“媽,下麵那麼多客人,您這麼上來了。

“傻孩子,落水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告訴媽?好好兒的怎麼會落水,你告訴媽,是不是誰故意推的你,這事我必須查得清清楚楚。

南溪笑了笑:“媽,我知道今天所有的賓客都是你在照顧,你這麼忙,我怎麼能因為我一個人的事打擾您呢?而且今天是爺爺的壽辰,這麼好的日子,我不能因為我一個人的事影響爺爺的壽辰。

南溪說的都是真心話,她的確受了委屈。

可是她不能為了給自己找回公道就破壞了爺爺的壽辰。

她心裡清楚地知道,一旦這件事徹查下來,爺爺一定會為她討回公道,而那個女孩兒又是陸家的,事情隻會越來越複雜,爺爺的壽辰定然會變得烏煙瘴氣。

為了爺爺,她願意吞下這個苦。

“陸見深呢?自己老婆出了這麼大的事,連個影子都冇有。

”雲舒問道。

傭人們個個站在旁邊,大氣不敢喘一聲。

最後還是南溪開了口:“媽,方清蓮那裡好像出了點兒事,見深他趕過去了。

“什麼?”雲舒氣得幾乎失去了理智:“父子兩個人一模一樣,都被勾魂了,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讓他滾回來。

電話很快接通,那邊傳來了陸見深的聲音:“喂,媽。

“不管你現在在哪裡,馬上給我回來。

“媽,對不起,清蓮那邊……”

陸見深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雲舒打斷:“南溪掉在水裡了,現在病得很嚴重,你是回來還是去見那個小三?”

南溪忽然屏住了氣息,認真地聽著電話那邊的答案。

見深,你會回來嗎?

會為了我,放棄去看方清蓮嗎?

南溪咬著嘴唇,發現自己拚命的介意,在意的要命。

她要的不多。

一次,哪怕就這一次,唯一的一次,她就滿足了。

很快,那邊傳來陸見深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