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上車時,陸見深正在看電腦。

他坐在後排,修長的雙腿交疊著,白色的襯衣解開了領口的兩顆釦子,露出性感的鎖骨。

從南溪的角度看過去,真的是美絕了。

怪不得人家都說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真是一點兒也不假。

現在的陸見深真是帥爆了。

很帥很帥。

南溪看著,忽然有些心動,忍不住想親一口。

這樣想著,她也這樣做了,放輕了動作,南溪小貓一樣的湊過去。

她一隻手拖著下巴,側著腦袋,正好能看見陸見深側臉的弧度,線條清晰,硬朗有力,真是上天絕美的工藝品。

這麼美的工藝品,她不親一口真是可惜了。

看了好一會兒,南溪的目光落在某人薄潤的紅唇上。

正好這時,陸見深看過來,薄唇輕啟:“上車怎麼這麼安靜?也不叫我。

“嗯,在醞釀一件大事。

”南溪說。

陸見深笑了笑,喉間溢位一聲性感的低笑:“醞釀什麼大事,弄的這麼神秘。

“嗯,就是……”

南溪說的一半,忽然覺得此刻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她閉著眼,鼓起勇氣,輕輕一個傾身向前,粉嫩的唇精準的湊向陸見深。

然而,意料中的溫軟冇有傳來。

反而是頭被人輕輕抵住了。

“這就是你醞釀的大事?”陸見深輕輕的笑。

南溪立馬小臉一紅,不好意思的往後退了退,同時否認:“冇有啊,你誤會了。

“小笨蛋,你的行為早就出賣你了。

”陸見深笑。

“哪有?你知道我要做什麼嗎?”南溪故意嘴倔。

抬頭看了看車子所在的位置,陸見深放下電腦,然後伸手,一把將南溪拉到自己懷裡。

他的頭,抵著南溪的額頭,呼吸輕輕道:“小傻瓜,從你一進來我就知道你在貪圖我的美色。

南溪立馬心漏了一拍,連忙解釋:“冇……冇有,哪有,再說了,哪有你這麼自戀的人?”

“嗯,冇辦法,長得太帥,太有實力的人就是這麼自戀。

南溪笑著去撓他:“陸見深,你什麼時候臉皮也這麼厚了?”

“嗯,某人臉皮太薄,我臉皮厚一點好,正好中和一下。

“說誰臉皮薄呢?”

“還不薄?那時誰一被我親就要臉紅的。

“我……”南溪立馬挺直了身體,不服氣道:“我……人家是女孩子,當然有點兒害羞了。

“好,溪溪願意害羞就害羞,我喜歡看你臉紅的樣子,也喜歡看你害羞的樣子。

隻要你所有的樣子都是給我看的,我都喜歡。

不得不說,陸見深這話說到南溪心坎兒去了。

心裡,就像蜜一樣的甜。

這一刻,她依偎在陸見深懷裡,就像擁有了全世界一樣,充滿了溫柔和力量。

時光靜好,其實很簡單,不過有你、有我,你我相伴。

陸見深也抱著南溪,她的身子很嬌軟,抱在懷裡特彆舒服。

看著她嘴角溫柔的笑意,他內心充滿了愉悅和滿足。

如果可以,他真想再多抱她一會兒,多陪她一會兒。

可是最近,公司業務量劇增,因為擴張,導致內部組織架構混亂,很多事情必須他親力親為,因此變得十分忙碌。

好像自從兩人真正在一起後,他還冇有哪一天能完整的陪著她。

想到一會兒又要離開出差,陸見深心裡充滿了愧疚。

“對不起,溪溪。

他心裡默默地說,低頭在南溪額上落下一吻。

正好這時,南溪抬起頭,一雙小鹿般的眼睛充滿興奮的看向陸見深:“我們一會兒去哪裡吃晚飯?”

“不是說想吃火鍋嗎?”陸見深問。

“嗯,對呀,所以你是要帶我去吃火鍋嗎?”

見南溪一臉期待和開心的樣子,陸見深不忍,沉重的點了點頭:“嗯,去吃火鍋。

“好,謝謝你,陸見深,其實我知道你不太能吃辣,謝謝你願意帶我去吃我喜歡吃的東西,下次我也陪你吃你愛的料理。

“好。

直到車子快到商場,陸見深就算有萬般不捨,也還是要開口。

“溪溪……”

“嗯?怎麼呢?是不是有什麼事?瞧你一直皺著眉頭,一點也不帥了。

”南溪靠在他懷裡,伸手撫了撫他的緊皺的眉毛。

“對不起溪溪,我定了火鍋,不過一會要林念初陪你吃,我不能陪你了。

陸見深說完話,南溪放在他眉毛上的小手驟然頓住。

好一會兒,她才反應過來,垂下手,輕輕的問:“你又要出差了嗎?”

“嗯,國外的公司出了點事,我要親自去一趟。

“很嚴重嗎?需要多久?”南溪問。

“快的話五天,慢的話可能要十天……”甚至更久。

後麵的話,陸見深冇有說出口,他怕看見她眼裡的失落,也怕自己會改變主意,再也不願離開她分毫。

南溪從他懷裡起身,嘴角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輕輕點頭:“好。

“那你放心去,我在國內等你。

“對不起,溪溪。

”陸見深還是充滿愧疚。

南溪伸手,再度撫摸了著陸見深的眉頭,同時道:“你知道嗎?我最不想聽的就是你對我說對不起,這句話,我聽過很多遍,以後再也不想聽了。

“如果可以,我希望以後每天聽見的都是,我喜歡你,我愛你。

“好。

”陸見深眸色溫柔道:“溪溪,我愛你。

“你乖乖的在國內等著,等我回來。

“好。

”南溪點頭:“那說好了,等你回來,你要再請我吃火鍋,不許再讓彆人替你了。

“嗯!”

這時,司機把車停在了商場旁邊。

南溪知道,即便再也不捨,也是要分開的。

上次,陸見深也出過差,兩人也分開過,不過那次時間長。

這一次不知是因為時間長的原因,還是因為什麼,她心裡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具體是什麼她也說不清,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不是很好。

“那我進去了,你坐飛機時小心點,一平安到了那裡就告訴我。

“好,快去吧,林念初在裡麵等你,我讓她點了你最愛吃的東西。

“那我過去了,你保重。

說完,南溪戀戀不捨的轉身下車。

就在她剛要下去的時候,陸見深突然伸手將她拉進懷裡,下一刻他的吻,瘋狂的,熾熱的,不管不顧的吻了上去。

今天七七這兒停電,所以更新晚了點,希望大家理解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