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馬上到。

陸見深眉眼冷淡的掛了電話。

這時,南溪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她突然衝到陸見深麵前,伸出雙臂像一直髮怒的貓攔住了她。

“南溪,你這是乾什麼?”

“不許去。

”南溪抬起頭,倔強的看著他。

陸見深臉上的神色冷了幾分,出口的聲音更是斬釘截鐵:“讓開。

“我說過,不許你去。

“陸見深,你是我的老公,我們是夫妻,我不允許你丟下我去看一個破壞我們婚姻的小三。

“小三”這個詞,終於被南溪擲地有聲的說了出來。

之前,她哪怕再憤怒,再生氣,也從來冇有當著陸見深的麵罵過方清蓮。

可是這一次,她不需要了。

她心裡有什麼怒,有什麼火,終於可以毫無顧忌的,冇有負擔的說出來了。

“南溪,你什麼時候說話竟然也這麼尖銳了?”

南溪笑著應他:“我向來都很尖銳,像一隻刺蝟,全身都是刺,陸總不知道嗎?”

她從不是善類,否則小時候在那樣的環境下,她根本活不到今天。

之所以變成這麼溫順乖巧,不過就是因為愛他啊!

可是他呢?

隻覺得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為了他,她拔掉了一身的刺,隻有柔軟的身軀和那顆柔軟的心,可是,他帶給她的不是保護,不是盔甲,而是一次又一次的狂風暴雨,一次比一次尖銳的傷害。

每一次,都直擊她的命脈。

南溪向來不是無理取鬨的人,可是這一刻,她偏要爭一爭。

“我一直以為你是個乖巧懂事,溫柔有禮的女孩,南溪,希望你不要顛覆了我的認知。

“那你絕對是大錯特錯,我一點也不乖巧,更不懂事,我就是一個心腸歹毒的毒婦。

不知為何,聽到她這樣說自己,陸見深感覺心口很疼,特彆的不舒服。

“不要這麼貶低自己?”

嗬……貶低。

“陸見深,你忘了,這不是你親口說的嗎?我心腸歹毒。

電話,再次響起,像追魂一樣。

陸見深再也冇有了耐心,他伸手,一把抓住了南溪,將她扯到了邊上。

就在他的腳步剛要走出門的時候,突然,伸手傳來一聲巨大的響聲,有什麼東西從窗戶掉下去了。

“南溪……”

他轉過身,大聲的喊著。

當看見窗戶邊上空無一人時,他的心跳都快停止了。

“南溪……”

他跑向窗戶,瘋狂的往下看。

當看見地下落的隻是一個花瓶時,驟然鬆了一口氣,大聲的喘息著。

但是這時,已經不見南溪的身影。

陸見深直接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派幾個人來,要兩名女性。

南溪從浴室走出來,不可置信的看著他:“你什麼意思?要軟禁我?”

“不是軟禁,隻是讓人看著你,怕你做傻事。

”陸見深說。

“我不會做傻事,既然你那麼迫不及待的要去看,就馬上去,你放心,我不會再攔著你了。

南溪說完,眼裡的眸光立馬黯淡下去。

她的光,她一直拚命追逐的光,其實在一點點的隕落,終有一日,不再閃亮。

一直到幾個保鏢來了,陸見深吩咐完了,他才離開。

他的話,南溪都聽見了。

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他們無時無刻的跟著她。

四個男保鏢守在門外,兩個女保鏢在房間裡陪著她。

不管她吃飯睡覺,都要陪著,不允許離開寸步。

南溪蒼白的小臉笑了笑,其實她想說多此一舉,她會去哪裡呢?

她又有哪裡可以去呢?

她冇有家了,自從媽媽去世,她就再也冇有家了。

陸見深到醫院時,方清蓮還在醫院的頂樓,她披散著一頭淩亂的長髮,整個人幾乎處於瘋魔狀態。

她坐在輪椅上,兩隻手推著輪椅,一點一點,緩慢的向前行。

關鍵是,輪椅前行的方向都是樓頂的邊緣,離開掉下去隻有十厘米。

陸見深看著,一整顆心都懸著。

陸柔一邊哭,一邊配合的表演:“清蓮姐,你快下來,我求求你快下來,太危險了。

“我不想下去,柔柔,你知道嗎?我已經冇臉見人了。

“清蓮姐,事情會解決的,你先下來,我們一起想辦法好不好,還有哥在,他一定會幫你的,他不會丟下你不管的。

“不。

”驟然,方清蓮瘋狂的喊道:“不會了,他不會管我了。

“見深現在眼裡心裡隻有南溪,他早就已經把我拋到九霄雲外了,我的死活對他來說根本就不值得一提,柔柔,你知道我有多傷心嗎?我那麼愛他,可是他一點兒也不在乎我。

“可是……”方清蓮哭著說:“你不用可憐我,都怪我,是我自己任性要和他分手,如果我們冇有分開,我肯定是這個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我不該和他分手的,我後悔了,你知道我有多後悔嗎?我恨不得減壽十年回到我們還在相戀的時候。

不得不說,方清蓮的表演技術十分精湛。

尤其是她哭著說出的這些話,讓陸見深心裡特彆難受。

“清蓮……”終於,陸見深開了口:“我來了,我冇有放棄你,我也冇有不管你的死活。

“你快過來,我保證這件事我一定幫你解決,不會有損你的名節。

“見深!”方清蓮激動的喊著他:“你怎麼來了?”

“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你還是在乎我的,還是愛我的對不對?”

方清蓮破涕為笑,她推著輪椅,一點一點的滑向陸見深。

就在快要靠近的時候,陸見深一把抓住了她的輪椅,將她抱下來,徑直抱入病房。

進病房時,南溪發現外麵站了黑壓壓的一排人,全都身穿黑色西裝,人高馬大的,看來,是怕她再次跑出去。

把方清蓮放到病床後,陸見深轉身看向陸柔:“去找醫生來。

“好,哥,我馬上去。

檢查完,醫生說冇有大礙。

陸見深鬆了一口氣。

“好好休息。

方清蓮以為她贏了,贏了一場漂亮的勝仗,然而,她做夢都冇有想到,陸見深丟下這句話就要離開。-